《開縣志》第十八篇 教育科技

2010-07-26 16:58   來源:     編輯:唐超  評論0人參與

  開縣早在唐代元和年間,刺史韋處厚即創建儒學,堪稱悠久。但因地處川樂一隅交通不便,信息閉塞,在長期封建社會中,教育未被重視,故人才不濟,士林不旺。清代嘉慶以前一千多年,縣人中進士的僅3名,中舉的16人(含武舉9人);清代后期,入學中舉者驟增,有進士4人,舉人20名,雖比鄰縣不及,卻以“公車上書”簽名者在省內僅次于成都、華陽兩縣而被美譽為“舉子之鄉”。千百年來,縣人及主政者中有識之士,雖為發展開縣教育作出過一定貢獻,但不重視者居多。民國期間,全縣僅有高中1所,初中3所,學生二千余人,縣內青年多遠道跋涉赴萬、達等地求學,實堪浩嘆;然開縣學生誠懇樸實,勤學苦讀,在外成為名學者的歷來不少,為家鄉增光添彩,可敬可佩。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開縣教育事業有了很大發展。可是,1950年和1961年兩次調整,中等教育倒退到民國前期水平,元氣大傷;“文化大革命”對教育的破壞,更令人痛心,均應鑒戒;現今,全縣小學基本普及,各鄉已有初中,每年升入大學的有二三百人。每萬人的在校學生有初中381.5人,高中36.4人,升大學的2.4人,在全地區內僅居中等水平。

  科學研究及推廣普及工作,開縣在解放以前基本未作。近年來有了長足進步,出了一些成果,特別是在柑桔研究方面深受重視。

  教育是啟發智的根本,是提高科學技術水平的基礎。開縣要發展,教育須加強。百年樹人大業,短期雖不見效,但長遠意義不可低估。為開縣子孫后代計理應重視。

  第一章    清末的教育

  清末,開縣仍設儒學署,置學官1人,稱教諭。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開縣儒學署改稱“學務局”,設總辦1人,管理全縣學務,推行新學。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又改稱“勸學所”,設視學1人,下置勸學員3人,分別督導江、東、浦三里的學校。唐應云、官道生(清揚)曾任視學。

  清咸豐年間,開縣已有盛山書院(在大覺寺側)、漢豐書院(在縣城外西街)、臨江書院(在臨江鎮),社學1所(在縣城東隅),義學14所,私塾則散在城鄉。清光緒三十一年(1905)開縣奉令停辦書院,縣人曾在城西培俊堂(今開縣中學校址內)舉辦中西學堂。光緒三十二年(1906)在縣城原考棚(今圖書館)開辦高等小學堂,招生300名,按學生程度開設5個班。劉伯承元帥就是當時該校的學生。同年,在高等小學堂內附設有師范傳習所,為推行新學培訓師資。又在縣城內的七圣祠和三元官開辦初等小學堂2所,在臨江市、溫湯井、鐵鎖橋創設兩等小學堂3所,并在其他富庶的場鎮分設初等小學堂10數所。清宣統元年(1909年)在縣城內西街開設女子初等小學堂(今縣委宿舍),招生百余名,為開縣女學之開端。清宣統三年(1911)又有開縣農業初等學堂之設置,但未能繼續下來。

  清光緒三十一年廢科舉前,開縣私立學校即已舉辦,較早的為清光緒二十八年(1902)基督教會在外西街開設的福音小學;光緒三十年(1904)廩生劉華英在燈草壩(今敦好鄉)開辦類似初等小學堂的“漢西書院”。各地初辦小學堂以后,城鄉私塾仍然存在。

  清代開縣在咸豐三年以前的200年科舉考試中,共中進士4人,文舉6人,武舉9人。但在其后至廢止科舉時的50年內,考中的文舉人有李本均、李本方、彭個峰、戴錫章、楊紹云、歐陽薰、劉家駒、劉秉元、鄧云卿、蔡鵬程等10人。清光緒二十一年(1895)在北京會試時,參加康有為“公車上書”簽名的開縣舉人就有楊紹云、歐陽薰、戴錫章、劉秉元、鄧云卿、李本均6人,參與簽名者之多在四川僅次于成都、華陽兩縣,故“開縣舉子”之譽,一時傳為佳話。

  戊戌變法后,開縣不少青年學子競相接受民主思想,紛紛赴省上京投考各級學堂,并極力爭取出國留學。當時開縣赴日本留學的潘大道、唐宗堯、王君復、譚毅武等,都參加了孫中山先生組織的同盟會,為推翻清政府的封建統治,建立民國作出過貢獻。

  第二章  教育行政管理

  第一節  教育行政機關

  民國元年,開縣縣級教育行政機關稱勸學所,主要負責人稱視學(視學員有楊天祥、謝盛封)。民國2年4月,開縣奉令改勸學所為教育公所(科長謝盛封)。民國3年復稱勸學所(視學員鐵鯤)。視學由縣知事遴選縣人中曾在省級學堂畢業者,呈請省教育行政機關核委。勸學所編制11人,視學之下設勸學員5人,(4人兼講演員,1人兼文牘),收支員、統計員各1人,雇員3人。

  民國15年,開縣奉令改勸學所為教育局,設局長1人,視學2人,各行政區(開縣為8個區)設教育委員1人。民國19年改視學為督學。

  民國24年,改教育局為縣府第三科,編制9人。設科長、主任督學、督學(4人)、主任科員(1人)、辦事員(2人)。民國28年,教育科曾與建設科合并稱第三科,次年兩科仍各分設。民國34年開縣復設8個區,每區設督導員1人,統管行政、教育督導工作(督學4人改稱督導員,由縣政府直接領導)。督學分區掌管鄉保校長任免考核薦舉權。

  民國36年,開縣改教育科為教育局,編制17人,設局長1人,科長3人,督學1人,視導員6人,科員、人事管理員、會計員各1人,雇員3人。

  1949年12月,開縣解放后,開縣人民政府文教科,接管了舊教育局。文教科編制8人,設科長1人,干事7人,分管文書、人事、會計、教育、文化等工作。

  1956年,分文教科為教育、文化兩科。教育科編制7人,設正、副科長各1人,科員5人,分管文書、人事、會計、中教、小教工作。1957年,教育、文化兩科合并,稱文教局,編制為7人,中教、小教工作由科員1人管理,1人管理文化工作。另在事業編制中組成視導組(5人左右),巡視各校,檢查指導工作。

  1958年開縣農村普遍開展掃除文盲工作,縣政府設立掃除文盲委員會(后改稱農民業余教育委員會),下設辦公室,編制3人,由文教局管理。

  1967年1月,文化大革命動亂中,開縣川劇團等群眾組織奪了文教局的權。1967年底,開縣生產指揮部下設文衛辦公室,由群眾組織頭目擔任辦公室負責人,統掌全縣文教衛生大權。1970年5月,開縣改組革命委員會各辦事機構,文衛組安排原任領導干部為負責人,在縣革委政工組領導下進行工作。

  1972年文衛組撤銷,建立開縣文教局革命領導小組,有工作人員11人。1975年改稱開縣文教局,設局長1人。副局長2人,辦事員9人,分管文局、人事、會計、中教、小教、業余教育、文化等工作。1978年,局下設人事、秘書、文化、教育4股,后增設財會股。1980年秋,曾一度試行分區視導,但未持久。1981年8月縣政府成立文教辦公室,協調文化、教育、衛生3局事務,1983年12月縣政府機構改革時撤銷。1982年4月,教育、文化分設兩局,教育局行政編制15人,連同事業編制實有工作人員28人,設4股及教研室、電化教學隊、基建組。1983年12月,實行機構改革,局內工作人員改原來由縣委組織部調派為局長任命調派,局下設秘書、政工、計財、教育、電教、勤工儉學6股及工農業余教育、教研、招生、集資、落實政策5室。1985年有工作人員83人。

  民國時期,縣以下設置區的建制,時分時合,時撤時立。在區公所內設有文化干事,管理教育工作,在撤銷區公所后,分區設督學,由縣教育科統管。鄉公所設有文化干事1人,只管理個別教育行政事務,不管學校教學等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開縣縣以下一直設有區的建制,區公所設有文教助理員(干事),具體管理教育行政和教學工作。1960年,因精減行政機構,區文教助理員編制撤銷,改由區公所所在鄉中心小學校長兼管全區教育工作,稱為“區校長”,1966年各區公所復設文教干事,1981年,在區公所內設立文教辦公室,由文教干事負責,在事業編制內設有財會、教師進修、教學輔導等人員5人。鄉公所(政府)一直無文教干事的設置,教育工作均由中心小學校長管理,重大決策性問題由鄉長主持解決。

  第二節  校長和教師的任用及待遇

  一、校長和教師的任用

  民國24年前,中學校長由縣政府保薦,報省政府核委;小學校長由地方向縣教育行政部門保薦,報縣政府核委。在實施“新縣制”時期,推行“政教合一”,中心小學校長和保校校長,均由鄉鎮長和保長兼任,或校長兼任副鄉長。民國30年,中學校長改由縣參議會向縣政府推薦3名(備選1人),報省教育廳審核,由省政府委任;小學校長由鄉民代表會提名,經縣教育科審核,報縣政府委任。中學校長資歷規定為高等師范大學業,或其他大學本科畢業,且具有5年以上教齡者;小學校長資歷規定為師范學校畢業,或高級中學畢業,經縣檢定委員會檢定合格,并服務教育2年以上具有成績者。這些規定僅是一紙空文,往往因人而異,偽造學歷和經歷者累見不鮮。那時,為了謀求校長之職,必須找靠山,請客送禮,打通上下關節,協調左右網絡,否則,就不能在競爭中獲得任命書。

  民國時期,各級學校教師都是由校長聘用。盡管當時教育部規定有各級學校教員資格檢定標準,但都未能執行。開縣在民國24年曾舉辦小學教師無試驗檢定和試驗檢定,參加這次檢定的619人,審查合格的有617人,其實完全流于形式,一些利用假文和冒名頂替者均取得了檢定合格的資格,民國27年,開縣教育科通飭各校,規定教師聘期至少1年,凡經縣府核定任期之教師,不隨校長進退或中途解聘。中學教師任期,教育部還規定:初任期為1學年,續聘為2學年,俾使教師安心任教。但是,開縣各中、小學聘任教師,仍是一期一聘。不少校長選聘教師,除聘用少數教學水平高的臺柱教師外,多是憑借關系安插親信。當時,盡管教師待遇菲薄,卻因知識分子難覓職業,為謀一席教員,也得多方奔走,或投親靠友,或向校長送禮“進貢”,甚至有干一席教員工作,而只拿半席薪金的。教師要是校長不知,還可能在期中解聘。因此,每到暑、寒假(六、臘月),廣大教師都得為一席教員而四處求情,八方奔走,此之謂“六臘戰爭”。

  解放以后,人民政府改教師聘用制為委派制。1950年3月,開縣人民政府指示各區政府,在工作中表現較好的征糧人員和當地進步的教育人士中選拔教師,統一配滿各校人事,報縣核定。小學教師由中心校長或鄉農會提名,經區政府同意即可到校任教。不愿任教者,可以自行離去;區、鄉政府也有權辭退,處理教師。1952年,人事制度逐步健全,新任中、小學教師必須是參加縣文教科舉辦的“師資訓練班”的受培訓者;參加上級師資培訓單位的學習者;師范院、校畢業者;組織部門安排介紹者。都統一由縣文教科分配到各區或中學任教,小學教師再由區分配至鄉,再由中心校長安排到校。區、鄉都無權處理教師,只有在所轄范圍內調動教師的權力。從此,教師職務成了各級政府和學校行政領導的權,派性猖獗,親疏分明,紛紛將不同觀點的教師調至偏僻的學校或“下放”農村勞動。1969年,開縣推行“小學下放到大隊去辦”,部分區、鄉將教師下放回家庭所在大隊(村)任教,造成教師編制嚴重不平衡,邊遠山區教師大大減少。“文革”以后,撥亂反正,縣教育局雖曾幾次設想推行“定員定額”制度,盡力給邊遠區、鄉增派教師,但“拉關系,走后門”的遺風未絕,一些并非工作需要,而靠拉關系的教師調到了城區或條件較好的學校。每年寒暑假,部分教師又為調動工作奔走,給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增大了工作量,也為個別圖謀私利者開了方便之門。

  1957年以后,各種左的政治運動不斷,每次教師都是被清理整頓的對象,因而受處理者人數甚眾。1958年反右派斗爭,開縣2980名教職工中被定為右派的共148人,其中被判刑、開除和送勞動教養的42人;1961年整頓教師隊伍和四清運動都開除了一些教師;“文革”中被開除14人,開除留用20人。1978年以后逐步落實知識分子政策,在教育系統平反了冤假借案639件,收回144人重新安排教師工作,給92人作了退職、退休安排,發給定期的退休費和生活補助費,使其安度晚年。

  小學校長的任用一直由區委提名,報縣委宣傳部審批決定。1951年前經縣文教科審查后,由縣人民政府轉報專員公署發給委任令;1952年實行縣文教科審查,縣人民政府任命;1958年由縣委宣傳部審批決定;1983年起,改由縣教育局任命。調動、免職手續同上。

  中學校長的任用一直由縣委宣傳部提名,經縣委討論通過。初中校長報地委宣傳部審批任命;完中副校長報地委批準任命;完中正校長報省委宣傳部任命。調動、免職手續同上。1973年,中學校長管理權限下放一級。

  民辦教師(簡稱民師)的管理,原由辦學單位自己確定。1965年縣人委決定:中學民師任免,由公社提名,區公所審批;小學民師由大隊提名,公社審批;均報縣文教局備案。十年動亂期間,派性組織掌權,隨意撤換民辦教師的甚多。1977年縣革委再度重申民師管理辦法,因民辦教師工資補助由每月6元提高到11元(中學15元),還有轉為公辦教師的機會,故爭獲此職位的人甚多,又出現了依靠拉關系隨意撤換民辦教師的現象。1979年決定將民辦教師任免權收歸縣文教局批準,并于1980、1982年兩次進行民辦教師文化考試,對個別文化太差的實行發給一次性補助后辭退。1982年整頓民辦教師隊伍,全縣參加考核的共3100人,發給合格證的1330人,作為代課民辦教師的1457人,暫作臨時民辦教師的435人,辭退的352人。

  二、教師的待遇

  清末,開縣各書院的山長和教師的束修和月薪無資料可考,城鄉義學教師的薪金,由當地士紳議定,從學田廟產中支付,一般每人全年約為30-40串錢;私塾老師待遇更為菲薄,秀才設館者可得20串錢左右,童生作塾師的僅10串左右。

  行新學生,教師待遇有所提高。清宣統二年(1910)時,小學堂教師薪金分本科、專科正教員和副教員3類,9個等級,月薪6-30元(銀元)。

  民國初期,官立初小歲薪校長160千文,教員80千文,民國13年中學教員月薪為銀元40至50元,小學教員月薪為12至25元,均按10個月發給。當時,軍閥混戰,政局不穩,教師工資常被拖欠。民國18年,縣立學校教師薪金,曾一度實行按上課鐘點計算,中學每節課7角,小學每節課3角。不久,仍恢復為月薪制,仍恢復為月薪制。民國初期,教師在社會上較受尊重,經濟待遇比一般公務人員高,特別是在鄉村里,多被視為最有文化的人,宴請賓客都推讓教師坐上席,學校被視為“圣地”,受到群眾愛護。民國24年米價上漲一倍,縣府又規定教師工薪八折支給,教師生活水準大幅度下降,縣城及附近學校校長曾聯名向縣府呈文,吁請全額支薪。至民國27年小學教員薪俸最低9級仍有19元,尚可維持3口之家的一般生活。抗日戰爭中,物價高漲,貨幣貶值,政府將教師工薪最低提到23元。民國32年縣府又令各鄉為教師籌募“俸米”,每人一年可得大米5斗(300斤),生活仍極清苦。少數追求升官發財的知識分子,紛紛棄教從政、從商,但多數教師體諒國難當前,甘樂清貧,堅持在教育崗位上。民國34年下期,縣府遵省令提高教師待遇,按月薪增加20倍,以五成或七成發給;又加發生活補助費每人至低每月可得1500元;食米增為每月8市斗(合128斤),另加尊師米補助伙食。但因國民黨發動反人民內戰,物價暴漲,一日數變,教師除所得食米外,薪金為數雖巨,卻不夠幾天的伙食費。教師中流傳的順口溜說:“薪水,薪水, 不夠買薪,僅夠買水!”民國36年,開縣城區及附近學校教師曾進行過要求改善教師生活待遇的請愿斗爭。解放戰爭時期,開縣教師待遇僅夠1人生活,根本無力養家糊口,社會地位很低,有后臺的知識分子都不屑作教師,民諺說:“家有3斗糧,不作孩子王”。因此,開縣廣大教師深惡國民黨的反動統治,支持中國共產黨的民主、和平主張,不少學校成了共產黨地下活動的據點,一些進步師生參加了中國共產黨。1949年12月重慶渣滓洞被國民黨殺害的11名開縣籍革命烈士中,就有10人是教師。

  開縣解放以后,人民政府對原有教師采取包下來,安排工作的措施,廣大中、小學教師心情舒暢,積極宣傳共產黨和人民政府的政策,參加各項政治運動,一反在解放前受壓抑、受歧視的地位。1950年,教師工薪發給大米,小學教師每月220斤左右,中學教師每月330斤左右,尚可夠3口之家的一般生活開支。1955年周恩來總理作《知識分子問題》報告后,黨和人民政府高度重視教育工作,教師普遍受到人們尊敬。1956年開縣第一次給教師評定工資級別,教師工資一般都比同級行政干部高一級以上。中學教師一般評為6級(相當行政20級)小學教師一般評為6級(相當行政22級),全縣教師人均月工資33.58元。1957-1958年,開縣在教師中開展反右派斗爭,有148名教師被定為右派分子,占全縣右派分子的53%。在“左”的錯誤思想影響下,教師雖不被黨政領導重視,但在工農群眾中還是受以尊重的。十年動亂時期,教師社會地位降到最低層,被誣為“臭老九”,不少人受到批判、斗爭。1976年粉碎“四人幫”以后,黨和政府號召尊重教師,但歧視教師遺毒未盡,1980-1985年,全縣尚發生侮辱毆打教師,侵擾學校的事件222起。1981年縣人民政府發布了“關于尊重教師,維護正常教學秩序”的布告,有關部門聯合調查處理了上述案件,1982年縣府代專署給“從事教育工作三十年”的866名教師頒發了榮譽獎狀;1983年接受全國“園丁”紀念章的2670人;1985年接受教齡30年榮譽證書的960人,接受教齡20年榮譽證書的2700人。在教師工資方面,1963年、1972年、1977年、1979年、1982年、1985年都進行了調整。1982年全縣教師中調升一級的2294人,占43.5%,調升兩級的1696人,占32%;教職工人均月工資48.85元,人均月增資為5.98元。1985年又改行結構工資制,教師另增發教齡津貼。全縣公辦教職工參加調資6119人,人均月工資由58.61元增至81.56元,人均月增資22.95元,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來增資最多的一次。

  民辦學校教師的待遇,1956年全由辦學單位籌集,參照同級公辦教師待遇發給。1958年公社化后,采取給民辦教師評記同等勞動力社員的工分作報酬,學雜費收入歸集體。1965年,國家給民國教師每月發給現金補貼(小學4元、中學6元);1972年,國家提高補貼標準為8元和10元,個別社、隊自行按五匠征收民辦教師公共積累每月2元。1980年,實行民辦教師以學雜費收入和國家補助為報酬(學區適當提留部分作民辦教師困難補助費),辦學單位發給辦公費,按平價分給教師平均口糧。1982年后,推行民辦教師待遇由鄉政府統一籌集,學雜費用于辦學,但開縣實際執行者甚少,多數仍是靠國家補助(小學11元、中學13元)和學雜費由教師自收自用。開縣3個鎮的民辦教師從1972年起,就已改由國家參照公辦教師待遇按月發給工資。1985年調資工作中,民辦教師參加調資的有3141人(包括城鎮民師),共增資378220元。

  第三節  教育經費及管理

  一、民國時期

  民國初年,開縣的教育經費,主要來源為清末之學堂公產,約16313市石,佃戶一千余戶;次為在田房契、屠宰等項稅收中提留的一部分。這兩項經費,均由縣勸學所統管。勸學所將經費分為縣教育經費和區教育經費兩類,縣教育經費主要用于縣教育行政機關和縣立學校開支,剩余則補助到區;區教育經費的不足部分,則由當地自籌解決。

  民國18年,縣人謝南城任開縣教育局長,他在縣行政會議上爭得將屠宰稅改為地方公包的決定。承包后,除照包額上解外,所余部分作為教育專款,該項盈余,每年都在6萬元以上, 從而充實了教育經費,發展了教育事業。民國17年,全縣僅有縣立小學3所、區立初級小學60余所,到民國21年,全縣已有各級學校100余所。

  民國24年,開縣成立了財務委員會,教育經費統歸財委會統籌安排。中學向學生征收的學費、體育費,也如數向財委會解繳,納入縣財政收入。

  抗日戰爭后期,由于物價飛漲,貨幣貶值,教師所領薪金難以維生。國民政府于民國30年,指令實行“田賦征實”,同時下達教師薪俸“黃谷支付令”和“現金支付令”。開縣規定:中等學校教員除按規定發給薪金外,學生每人每期繳納俸米5升(30斤),以資補助。小學教員除按規定發給外,還可以動尊師運動,由學生家長致送副食、蔬菜及俸米等辦法補助。

  民國時期縣教育科(局)向各級學校,按核定開設的班級,發給定額的教職員薪俸和辦公費等,其辦法是,由校長造具名冊和檢送單據上報備案審核。因而學校校長常采取少數教師的手段,貪污教育經費。

  是時,縣立學校的經費全由縣教育經費解決;對縣以下的學校,縣里只發給薪金和辦公費,共余校舍修建、設備購置等費用,都由各鄉(保)自籌解決,困難較大的學校可給予補助。故鄉、保學校校舍多利用廟宇、祠堂,略加修繕使用,墻傾房斜,破舊不堪的校舍比比皆是。

  二、共和國時期

  1949年12月,開縣解放后,縣人民政府文教科接管了舊教育局,教育經費由縣財政科分月劃撥給文教科,文教科再撥發給各區公所和中學,教師工薪和辦公費均發給大米。小學經費由各鄉中心小學直接到各區公所經綱會計處領取撥條,到區、鄉糧庫、點領取大米。1952年8月,開縣教育經費由大米改發現金,亦由區經費會計代為劃撥給各鄉中心小學,學校憑支票直接到人民銀行在各區的營業所領取。解放后,改變了 民國時期各校分別到縣征收處劃撥黃谷,經辦人員有意以東撥西,從中賤價收買谷條的盤剝陋習,教師均感待遇雖低,但能如數落實,心情舒暢。

  1958年,財政改革建立鄉財政制度。開縣教育經費除中學仍由縣文教科直接撥給外,小學經費一律由鄉財政按標準撥發。當時,大躍進工作忙亂,財政困難,小學除教師工資能保證發給外,其他費用常因鄉財政短缺而降低標準或延期支付,致使學校工作困難重重。1960年教育經費又改由縣文教科直接統一管理。

  共和國時期,開縣文教局(科)在1966年以前對各校核定有編制和經費標準,但對教師工資一直實行實支實報,而“文革”文革,各校人員配備實際并無定額,民國時期校長虧吞教師缺額工薪的弊端雖已杜絕,但卻造成了教師勞逸不均的現象。十年動亂以后,遺風猶存,縣城和平壩地區學校的教師大大超編,而山區教師編制又嚴重不足。1985年漢豐鎮的小學每班有教職工2.62人,中學每班有教職工4.42人;而正壩區小學每班僅教職工1.25人,中學每班教職工1.86人。超編學校教師工作負擔既輕,經費也寬裕;缺編學校教師工作負擔既重,經費更緊張。

  教育經費來源,主要由國家財政預算內列支。每年由萬縣地區教育、財政兩局按核定的縣教育事業發展計劃下達預算;其次是開縣地方財政補助,按規定應劃撥全縣農業稅附加的15-20%作為教育經費,開縣多年來每年只撥給3萬元,約占常年農業稅附加的7-8%左右;第三項是學雜費收入。1952年起,中、小學開始向學生征收學雜費,作為學校公務、設備費用。1952年學雜費標準為:初小每期每生0.30元(縣城為0.40元)、高0.50元(縣城為0.60元)。以后,又多次調整,到1962年9月,開縣學校征收雜費標準為:初小、幼兒園每期每生2.6元、高小2.8元、初中3.2元、高中3.6元。解放初期,物價低廉,學雜費收入作用很大。1965年曾一度降低收費標準,雖在1984年又將征收雜費標準恢復為1964年的金額,但因物價提高,所收雜費僅能解決學校燈油、粉筆、文具之用,根本無力改善教學設備。

  學雜費的管理,多年實行上繳縣教育局統一撥付開支的辦法。十年動亂后,一些學校采取隱瞞學額和排斥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入學的措施,以減少征收雜費的工作量。1980年,教育局制定以鄉分等定額上交雜費的辦法,用以促進學校多招學生,提高入學率,并讓多教學生的教師得到一定的物質獎勵。其辦法深受廣大教師歡迎。全縣各級學校公務費開支標準仍以班定額,在上交雜費中由縣教育局統一撥發。

  開縣教育經費在共和國時期,主要由國家預算撥款,地方財政補助和征收學生的雜費收入僅占國家預算撥款的7-20%。

  三、辦學設施

  民國時期,小學多系利用舊有廟宇、祠堂略加裝修而成,光線暗淡,教室狹小,桌凳陳舊,設備簡陋。更有一些保國民學校沒有固定校舍,系借用民房開辦。抗日戰爭后期,開縣部分鄉(鎮)曾籌集款項改建了一些中心小學的校舍,多系土木結構的樓房。其中唯義和鄉中心小學規模最大,新建磚木結構樓房3幢,教室12間,頗為壯觀。

  開縣解放以后,農民群眾渴求文化,熱心辦學,特別是在土改時,各鄉村農民協會將一些沒收的地主任宅改為學校;又拆毀一些廟宇,將建筑材料用于擴建校舍,小學辦學條件大有改善。但隨著教育的迅速發展和房屋的年久失修,校舍的緊張和陳舊問題日益突出。

  1955年前,縣文教科先后撥出394537元,重點新建和改建了部分中心小學,如跳蹬鄉中心小學等,但仍多為土地結構。1957年至1960年撥款678866元,重點新建各區中學,也多為土木結構平房。1959年前后,小學也辦公共食堂,部分教室改成生活用房,校舍和校產都受到了一些破壞。特別是中學停辦期間,損失更為嚴重。1963年后,學校迅速恢復發展,校舍、校具嚴重不足。縣文教局除每年安排部分資金重點改建三五所中心小學為磚木結構標準教室外,還發動群眾集資投勞修建民辦小學,縣文教局每間教室補助材料費300-500元,亦全為土木結構,還有少數茅草屋。文化大革命期間,校舍、校產迭遭損毀,開縣中學千余學生木床被瓜分散失一空;各地學校門窗戶壁無一完好,課桌凳被打爛或燒掉。1977年前后,在木料十分緊缺的情況下,不少學校依靠群眾用石板給學生砌課桌凳使用,直到1982年全縣還有石制課桌凳7639套,危房面積110275平方米。縣文教局緊縮開支,每年安排經費30萬元左右作修繕費,由基建組設計指導施工,重點改建部分中、小學。1977-1981年,加上基本建設投資60萬元,共投資219萬元,新建房屋59844平方米,修起了磚混結構的三層樓房。

  1982年7月,開縣連續遭受百年不遇的兩次特大洪災,受災學校368所,倒塌房屋1235間,面積45294平方米;校產損失更為嚴重,總共損失金額達451萬元。省教育廳副廳長王萬選親臨開縣視察,后由省撥給救災款42萬元,地區撥給27萬元,縣內自己安排51萬元,分別為62所中、小學新建校舍11470平方米。

  1983年5月,縣政府組織各區區長去開江縣任市區靖安鄉參觀了集資辦學成果。四面縣后廣泛發動群眾集資辦學,當年全縣共集資245萬元,修建磚木結構新校舍64333平方米,獲得了省政府頒發的獎旗一面,獎金2.5萬元。次年,萬縣地區行署來縣召開了集資辦學現場會。以后,又繼續集資兩年,至1985年底,3年間共集資9049475元,新建校舍201233平方米。全縣校舍總面積由1980年的423243平方米,增加到606605平方米,增長43%;石制課桌凳全部換成木制課桌凳,但仍有111所學校有危房,50540平方米;仍有學生7623人缺課桌凳使用;有166個班無正規教室。

  1983年,地區教育局撥專款為開縣中學修建了實驗大樓,充實了足夠進行分組實驗的儀器設備。各區(鎮)中學也逐步建立了實驗室,能基本開展高、初中的分組(或演示)實驗。少數小學初中班也購置了一些理化儀器設備,全縣還在大進、溫泉、豐樂、中和、鐵橋、岳溪、陳家區和郭家、厚壩等鄉建立9個農村初中實驗中心。

  第四節  勤工助(儉)學和校辦企業

  民國時期,學校教育嚴重脫離勞動,學生輕視體力勞動的思想尤為突出,中學生上學時很少自己挑背行李的,富有之家雇工護送,貧寒人戶也由父兄代挑。然而,當時學費昂貴,貧苦小戶很難供給子女讀中學,小康之家籌措學費亦感拮據,故開縣早有少數家境貧寒的學生,利用寒暑假為工商戶做零活掙學費錢的;也有個別受到校方賞識的貧苦優等生,被學校安排兼任繕寫等工作,發給一定津貼的。

  解放初期,學校教育仍有脫離勞動現象。1954年開始重視對高小和初中畢業生加強勞動教育。1957年,中央倡導開展勤工儉學活動。1958年上期,開縣各中學共青團組織響應團中央號召,在學生中發動勤工儉學活動。起初,在校外多是利用星期天或節假日,為商業部門搞搬運或粗加工勞動,將報酬作班級公用開支和資助經濟困難的同學;在校內,開展理發、縫紉、修補等服務性手工勞動。“大躍進”運動中,開縣各中、小學師生從1958年冬起即停課參加大煉鋼鐵和“三秋”勞動,終日往返奔波,不是翻山越嶺地運送木炭、糧食,就是夜以繼日地搶挖紅苕,搶種小春,學校秩序被打亂,生產勞動亦無償。3年經濟困難時期,各校的勞動主要是開墾操場和荒地種糧、種菜,彌補生活之不足,同時也開展一些手工業勞動項目。開縣中學建有鐵工廠1個,打制農具和裝配人力架車等,頗有成效。1959年8月,開縣召開了“中小學勤工儉學和積極分子代表大會”,舉辦了勤工儉學展覽。1963年后,學校勤工儉學活動基本停止。1965年,開縣各學校又掀起了上山開荒、改河造地的種植熱潮。十年動亂中大搞開門辦學、學生下鄉、下廠參加勞動和大批判活動,純屬“鍛煉”,沒有經濟收入。

  1974年,中和、鐵橋、臨江、岳溪、盛山等中學紛紛在離校10余公里外的山上開荒辦農(茶)場;開縣中學更“遠征”到60多公里外的善字山辦農場,師生輪流上山住場勞動半月左右。后因農場離校太遠,影響教學秩序,加之管理不善,經濟虧損大,各校農場在1977年后陸續停辦,場地設備歸還給生產隊。各小學開辦的小農場、小飼養場也多放棄,勤工儉學活動又陷于停頓。

  1979年,開縣教育系統再次發動學校開展勤工儉學活動,各中學除進行勞動建校、改造環境、綠化校園外,很少開展工農業生產勞動。1981年強調學校創造經濟收入,作為教師獎金來源及改善辦學條件的物質基礎,并層層下達創造收入的計劃,至1982年底,全縣有校辦工廠30個,產值46260元,校辦農(林、茶)場504個,土地498畝。全年勤工儉學純收入184800元,學生人均創造收入0.6元。金峰(新華)鄉小學飼養長毛兔90多只,全年純收入1000元,開縣教育局在該校召開了現場會。開縣師范學校開辦了建筑材料預制場,開縣中學辦起了汽車修配廠,臨江中學、漢豐鎮幼兒園辦起了面包作坊等。1984年又提倡學校經商辦企業,全縣校辦企業職工共1018人(其中教育事業人員698人),開設公司11個。個別區文教辦公室和中學采取集資或貸款辦企業、做生意,甚至遠去深圳、包頭、襄攀市開店、辦場,多因經營不善而虧損,貸款也無力歸還。從此以來,師生直接參加生產勞動的很少,多靠招聘臨時工人勞動。開中、臨江中學、漢豐中學還由學生出錢雇請臨時工打掃環境衛生。1985年全縣學校有單辦工廠12個,單辦農場235個,土地320畝,開展勤工儉學活動的學校占總數的89%。全年總產值49.79萬元,純收入31.77萬元,學生人平收入1.1元。

  第三章  幼兒及小學教育

  第一節  幼兒教育

  開縣于民國21年在縣城始辦幼稚園一所,在園幼兒83人。以后略有擴充,民國24年在園幼兒增至151人,至民國26年停辦。民國34年又復設幼稚園一所,在園幼兒50人左右,有教養員2人。

  1950年,人民政府接管幼稚園以后,將該幼兒班附設在城關區初級小學內,在校幼兒35人。以后,規模逐漸擴大,至1954年有教養員5人,在園幼兒338人。1955年正式建立開縣城關幼兒園,園址設在縣城東渠河七圣祠(后將城隍廟擴為園址),開設5個班,在園紀兒236人。是年,又發展民辦幼兒班3班,在園幼兒80人。1956年,在城關鎮皮家巷創辦縣屬機關托兒所,由縣人民委員會辦公室主辦,接受機關干部的3-6歲子女入托。1958年,隨著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的興起,農村大辦幼兒教育,至1959年全縣民辦幼兒園(班)增至211個,入園幼兒6217人;一些廠礦也辦起了幼兒班。1960年又略有發展。旋因經濟困難,農村幼兒園全部停辦。至1964年又逐漸恢復發展幼兒教育,全縣城鄉有幼兒園(班)21個, 在園幼兒811人,幼教職工32人。“文化大革命”中幼教事業不被重視,至1971年減至18處,教工27人。

  1979年開縣成立了托幼工作領導小組,由副縣長1人兼任組長,下設托幼辦公室,抽調干部專職辦公,廣泛發動公社、大隊普遍舉辦民辦幼兒班,并在縣、區培訓幼兒教師。當年,全縣幼兒園(班)達到345班,入園幼兒18999人。隨著農村經濟發展和計劃生育的實行,群眾普遍重視幼兒教育,迫切要求送幼兒入園接受教育,因此,全縣幼教事業不斷發展,一些公辦小學也紛紛開辦幼兒班。1985年全縣有各種類型的幼兒園(班)569個,入園幼兒21458人;幼教職工598人,其中民辦幼兒教師受3個月培訓的已有105人。

  開縣漢豐鎮幼兒園是開縣幼兒教育的示范基地,1981年時發展到12個班,教職工28人,入園幼兒882人。該園場地寬敞,設備齊全,電化教學尤有成績,曾多次被省和地區評為幼教先進單位。1985年14個班,教職工38人,入園幼兒560人。

  第二節  小學教育的發展

  清光緒三十一年(1907),開縣始在縣城開辦高等小學堂,次年在臨江市、溫湯井、鐵鎖橋創設兩等小學堂3所,宣統元年(1909)又在縣城開辦女子初等小學堂。民國初,全縣城鄉設有高等小學堂1所,兩等小學堂和初等小學堂20所。民國3年整頓學務。次年,全縣計有高等小學堂1所,兩等小學堂4所,初等小學堂48所(其中女子小學堂2所),在校學生約2500人。民國20年,有縣立小學3所、區立小學66所。次年,全縣又普設簡易學校(閭鄰學校)330所,學生人數陡增至23054人。民國22年上期,簡易學校全部裁撤,部分改為區立小學。此時,全縣區立小學增至111所(其中兩級小學30所);入學人數下降到8444人。

  民國24年,開縣在區、鄉開辦短期小學,推行義務教育,學生數曾達到14966人。全縣另有私塾205所,學生4100人。當年3月縣教育科曾令取締公立學校5里內之私塾。民國29年全縣實施國民教育,鄉(鎮)設立中心國民學校及分校,各保設立保國民學校(或二保一校);撤銷短期小學;取締私塾(民國30年仍有私塾103所);開展成人教育,城鎮設立平民學校,農村設立農民學校,強迫文盲入學,不受勸告者處以罰金或勞役。時值抗日戰爭時期,征兵額大,在校學生可以免服兵役,農村一些小康之家的男性青年多擠入小學讀書,曾有父子同學的現象。民國32年小學發展達到最高潮,全縣有小學487所(即每3個保有學校2所),在校學生55087人。解放戰爭時期,國民黨政府橫征暴斂,物價飛漲,農村生產凋蔽、開縣教育衰落,至民國38年全縣小學已減為361所,在校小學生僅25781人,比民國32年減少一半。而鄉村私塾卻有了回升,全縣達到208所,學生5687人。

  1949年12月8日,開縣和平解放。縣人民政府通令各級學校于12月19日復課,全縣復課的中心小學22所、保校42所,實到員工397人,學生2998人。并規定各校于1950年元月22日放寒假。

  1950年2月,開縣人民政府文教科舉辦中小學教育研究會,有各區文教干部和中小學校務委員150人參加學習,成為改革舊學校教育的骨干力量,會后他們回鄉接管了各級學校,并立即著手恢復教育事業。全縣各鄉、保小學因系和平解放,均未遭受嚴重破壞,3月6日陸續開學行課,到校學生22723人。

  1951年,開縣進行土地改革,各地農民協會紛紛將沒收地主的家具、座鐘等適宜教學需用之物,贈送給學校,部份鄉、村還將地主任宅改為學校,一時學校條件大為改善,是謂興盛時期。農民在分得土地以后,迫切要求學習文化,不少男女青年也自覺進入小學讀書,入學人數大增,父子、母女、夫妻同堂讀書的事并不鮮見。

  1952年,開縣文教科組織了全縣小學教育調查統計,分鄉繪制學校分布地圖。全縣計有中心小學69所,村樣 538所,共1364班,在校學生61431人,比1949年學生人數增長138%。

  開縣于1953年開始提倡發展民辦小學,當年僅有學校2所,學生80人。至1955年已有民小35所,學生2769人。至1957年民小已發展到206所,學生8874人,占在校學生總數的11%。

  1958年冬,人民公社普遍舉辦公共食堂,各鄉、村小學也將應入學兒童口糧單獨領出舉辦學生食堂,實行“吃飯不要錢”,并組織年齡較大的學生在校寄宿。一時間,全縣小學生人數猛增至139982人,比上年陡增76%,各鄉、村均增聘知識青年作民辦教師,民辦小學教師共有1456人,占教師總數的40%。由于發展太快,學校擁擠不堪,占用民房作食堂,宿舍,教師忙于安排學生生活,還得帶領學生運糧、種菜、作飯、參加搶種搶收等勞動,教學秩序混亂,教學質量下降。

  1960年冬,開縣各校普遍清理和動員超齡學生回農村參加生產勞動,共退出小學生16822人。1962年秋后,公共食堂解散,入學人數驟減,各地民辦小學也多被解散,1962年全縣僅存民小286所,民辦小學教師312人(占教師總數的12.2%),學生10566人(占學生總數的17%);公辦小學也進行調整,精簡了教師455人。全縣小學生總數降到61638人,僅及1952年的水平,倒退了10年。

  1963年國民經濟貫徹“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已初見成效。開縣小學教育事業也開始恢復。1965年,農村經濟已恢復到歷史最好水平,農民又迫切要求送子女入學,小學生人數回升到135965人,學校已無力容納,遂再度提倡民辦耕讀小學(即簡易小學)。至1966年,全縣共發展民辦耕讀小學1561所,學生67041人,占在校學生總數的46.8%,山區公辦小學也實行多種形式辦學,試辦了一些巡回小學。滿月鄉天水村校教師曾從華在該村歷來無學校的深溝對面山上開辦了巡回教學點,間日往返十余里,減少了學生上學過溝的危險,增教學生20多名。

  十年動亂中,開縣小學也一度“停課鬧革命”,1968年雖已復課,但仍長期開展批判運動,少數教師仍離開崗位外出串連“鬧革命”,另一些教師常被批斗,學校一片混亂,師生均無心教與學。且教學內容緊跟政治斗爭形勢,一時批孔,一時評法批儒,變換頻繁,無所適從,更不重視文化基礎,宣揚“白卷英雄”,學生在校很少學到知識,社會上廣傳“讀書無用”論。因此,學生人數大減,1970年,全縣小學生總數為86913人,僅及1966年的60.7%。

  1975年,開縣小學經整頓后恢復了教學秩序,學生人數又有較大增長;各鄉村民辦小學也因失控而迅速猛增(民辦小學校數比上年增加62%,民辦小學教師比上年增加89.8%,民辦小學學生比上年增加8.6%),全縣小學生在校人數達186657人;民辦小學在校學生人數為104945人,占學生總數的56.2%;民辦小學教師為4299人,占教師總數的63.9%。

  1977年,教育開始調整,全縣小學在校生人數穩定在19萬人以上(其中民辦小學學生11萬人),民辦小學教師減為3000人。

  1980年,開縣小學再度推行多種形式辦學,并將學校征收學生雜費全額上交改為定額上交;班主任任津貼按學生人數核實發給;對超出定額以外的學生成績不列入統一考核教師教學效果,鼓勵教師多教學生。當年小學生人數猛增至222434人,比上年增長14.4%。1981、1982年每年又各增小學生一萬人以上,全縣在校小學生達到245120人,教職工人均負擔學生39人,是開縣小學有史以來最多的一年。

  開縣學齡兒童入學率在1980年前后,一直停滯在90%左右。經典型調查,主要原因在于平壩地區的小學在校生中的超齡生和留給生過多,容納新生量有限,不能滿足入學要求;半山以上地區的7歲兒童步行到校有困難,入學年齡普遍推遲一歲半。1980年曾對自報已普及小學教育的12個公社進行復查,其中合格的只有9個公社。開縣農村幅員廣大,山區多,居住分散,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在100人以下的有5個鄉,100至200人的有5個鄉,200至300人的有25個鄉,要求普及小學教育過急,客觀條件確有困難。故宜注意提高教學質量,減少留給和重讀生,注重考核教師人平負擔學生人數,充實班額,不強求學額已足的學校再增班增生,不要求過急達到普及率標準。

  1985年全縣組織鄉干部、小學校長等300多人,逐鄉檢查小學教育普及情況。計全縣有公、民辦小學1123所,4655班,在校小學生總數230833人(其中民辦127605人)。入學率達到95%以上的鄉有84個。全縣學齡兒童入學率為94.8%;當年鞏固率95.4%;畢業率88.5%。但也有一些鄉、村、小學弄虛作假,驢取驗收合格。

  第三節  小學的學制、課程和管理

  開縣各小學在民國3年時執行“四三制”(即初小4年、高小3年)。民國14年各小學奉令改為“四二制”,沿襲至解放后的1952年。1953年秋,全縣各鄉、村小學新招收的一年級實行“五年一貫制”,并將舊制春季始業改為秋季始業,對原二、三、四、五年級學生,根據程度分別作升、降級處理,仍實行“四二制”。1954年停止試行“五年一貫制”,只保留城關第二小學繼續進行實驗,全縣小學仍實行“四二制”。十年動亂中貫徹“學制要縮短”的號召,1970年春,全縣小學“一陣風”地改為五年制。1981年,又有計劃、有步驟地改行“四二制”,至1985年改制完成。

  小學入學年齡,民國初年定為7至13足歲,后于民國25年改為6至12足歲。1950年又改為7足歲。但實際執行中,因學額不足,入學年齡并未限制,個別小至5歲,大至14、15歲,農村兒童一般在8、9歲才入學。1982年農村實行包產到戶后,經濟條件大大好轉,要求入學的兒童超過了學校的容量,開縣部分平壩地區和城鎮的學校開始限制不足7歲的兒童入學,盡量多招收年齡大的兒童先入學,避免產生新文盲。1983年全縣在校小學生236642人,其中6歲的6151人,占2.5%;7歲的26225人,占11%;8歲的34548人,占14.6%;9歲的38401人,占16.2%;10歲的37862人,占16%;11歲的33375人,占14.1%;12歲及以上的60080人,占25.4%。當年適齡兒童各年齡入學比例為:7歲83.9%、8歲90.9%、9歲91.3%、10歲92.2%、11歲91.2%、6歲24.9%。

  小學開設的課程,民國時期一般分為低、中、高3個階段。低年級(即一、二年級)有國語、算術、唱游(音樂、體育)、手工(圖畫)等科;中年級(即三、四年級)增設常識課;高年級(即五、六年級)有國語、算術、歷史、地理、自然(博物)、公民(修身)、音樂、體育、圖畫等科。民國初期,開縣有少數小學還在高年級開設了英語課。教材前期由學校自行選用國家批準的各書局出版的課本,民國35年政府才統一規定使用正中書局發行的課本。民國24年開縣在部分鄉小學推行童子軍訓練。民國29年規定各小學開設童子軍課程,各鄉(鎮)中心小學要求學生統一穿童子軍制服,進行隊列、野營等訓練,開展遠足旅行活動。當時,一些家境貧寒制不起童子軍服的學生,有因此失學的。

  解放后,開縣各小學在1950年3月開學時,取消了公民課和童子軍訓練,改授政治課,其余課目名稱沿襲未變;廢止使用舊教材;在新課本未到之時,各校自行選錄《新華日報》等報刊上的詩歌、短文,抄寫或油印發給學生教讀。后統一采用新華書店發行的國家統編課本,對學生進行新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教育。1952年改國語科為語文科。1964年在小學六年級增開“農業常識”科。文化大革命時期,統一計劃被打亂,開縣小學開設的課程取消了歷史、地理、自然等科;改算術為“三算教學”(即筆算、珠算、口算結合),增設了“天天讀”(即讀《毛主席語錄》)和“大批判”課,并于1970年組織力量自編了一套小學教材,后提供作為全省自編教材的基礎。

  1977年開縣各小學停止了“三算教學”試驗,恢復數學課,取消“大批判”和“天天讀”;增設了常識課。1980年,小學取消常識課,分別開設自然、地理、歷史課。1985年又在小學四年級起每周增加勞動課一小時。

  民國期間雖曾提出廢止注入式教學法,但開縣各小學根本沒有儀器、圖表等設備,加上思想陳舊,仍是教師口授板書,學生死記硬背,并普遍存在體罰現象。解放以后,絕對廢止體罰,提倡啟發式教學。1952年普遍開展學習蘇聯的教育理論和課堂教學方法,強調教師鉆研教材,寫備課筆記,教學過程必備組織教學、復習舊課,講授新課、鞏固新知識、布置作業等五個環節;改百分制記分為五級記分制;各校經常開展觀摩教學。當時,在學習和模仿過程中雖有一些形式主義和程式化,但在推動教師開闊視野,放眼世界,學習教學理論、注重教學原則、改進教學方法、提高教學質量等方面,確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比起民國時期的教育來,不能不說是一大進步。

  1954年,因初中招生有限,小學畢業生升學矛盾突出,開縣各小學遵令開展勞動教育,動員高小畢業生學習徐建春,安心回農村參加勞動。在教學上各校仍然抓得很緊,教育質量有所提高。

  1958年后,在“三面紅旗”鼓動下,開縣各小學普遍開展勤工儉學勞動,都劃撥了土地種莊稼,還有一些學校建起了“雞窩爐”煉鋼,課堂教學大大削弱,學生知識質量嚴重下降。

  1963年,貫徹《全日制小學工作條例》,各小學恢復了備課、互相聽課、檢查作業、升留級等制度,改行百分制記分法,教學質量迅速提高。

  十年動亂中,認真教學,被批判為“智育第一”,學校實行“開門辦學”,放松文化基礎知識的學習;提倡“培養革命闖將,不要小綿羊”、“寧要沒有文化的勞動者,不要有知識的資產階級精神貴族”。“師生同戰壕”,教學無法搞;教材頻繁變,內容緊跟大批判;課桌搭戲臺,大字報滿校園;學業成績看“表現”,升學標準憑成份。因此,教育質量低得驚人,不少小學生還是半文盲,有的孩子讀了幾年書,仍然識不了幾個字。

  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全縣恢復了升學考試制度,再次貫徹《全日制小學工作條例》的要求,加強教材教法的研究,狠抓教學質量的提高。1980年,縣、區、鄉分別統一檢查教學質量,促進教師加強教學工作。同時,根據省教育廳“關于辦好一批重點中小學的試行意見”,縣里確定了城關五校等9所小學為重點小學,將其教學經驗通過教研活動等形式向全縣推廣。1985年,全縣重點小學調整為漢豐五校等3所,由于重點小學的帶動,各小學普遍重視了教育理論的學習,教學方法的改革,教育質量大幅度提高。1985年全縣小學畢業生統一考試,合格率達88.5%。

  第四章  中等教育

  第一節  普通中學的發展

  清光緒末年,云、萬、忠、梁等縣均已設立了中學堂,而開縣獨無。因此,開縣青年學生要讀中學,必須遠道去夔府(奉節),稍后也得到萬縣去讀書。民國11年教育部公布了學制改革方案,規定凡有條件的縣均可創辦初級中學。開縣于民國12年下期始在縣城西郊盛山南麓的培俊堂舊址創辦縣立初級中學1所,招生50人。僅及一月,因兵禍停辦。次年11月正式復課。以后,每年招生1班,學生50人。自民國27年上期起,每學期招收2班,100人,全校有教職員14人,學生328人。民國32年秋季起,每期添招高中一班,50人。民國34年呈報四川省批準,更名為開縣縣立中學校。

  民國20年將設在縣城內西街的開縣縣立初級女子師范學校改辦成縣立女子初級中學,每年招收新生1班、50人。從民國27年春季起,每期招新生1班。翌年秋,全校共有教職員8人,學生132人。民國30年下期,因避日寇空襲,曾遷校到譚家寺(今石碗鄉中心小學),1945年遷回縣城。民國37年秋,增為每期招收新生2班。

  抗戰中期,浦里士紳張翼若、李宅仁等倡議在南門場創辦中學,得到縣府支持,在浦里13鄉地租內每石攤派大洋4元,并攬包各鄉場斗息和屠宰稅,將盈余作建校資金。經兩年籌備,于民國31年在南門場小壩(今南門鄉中心小學校址)建立開縣私立新浦初級中學校,每期招收新生2班、100人,民國34年經省府批準改為公立,更名為開縣縣立新浦初級中學校。

  抗戰勝利后,開縣東里地方人士陸之龍、曾錫光等倡辦私立清江中學,推袍哥大爺尹輝九等籌備主任。得縣府贊同,決議在東里19鄉田賦中附加征收辦學基金,并在溫泉、和謙鄉的鹽、煤業富戶中按收入動員捐資建校。民國36年2月正式在溫泉鎮北5里之縣壩新校址(今溫泉中學)開學行課,每年招生2班。

  開縣地廣人眾,但在民國時期的30多年間,最多時僅有中學4所,41班,學生1958人,占總人口的3‰。此外,尚有少數青年分赴萬縣、達縣、宣漢等地讀高中,實為文化落后。

  1949年12月,開縣人民政府成立,通令各校于12月19日復課,全縣復課的中學有3所,實到員工96人,學生382人。在開縣人民政府領導下,以陳仕仲、張仲屏為主要負責人,吸收李公照等組成“開縣公立中學校接管委員會”,分別接管了開中、開女中、新浦中學3校的校產、檔案等。1950年,將開女中、新浦中學并入開縣中學,私立清江中學維持原狀。當年,全縣有中學2所,高、初中20班,學生659人,教職員47人。比之1941年時的水平還低。年底,有關人士在縣文教工作總結中指出:“驟予合并,不僅使82名中學教職員失業,并且造成下期學生增加,擴充班次的困難”。

  1951年,私立清江中學因經費籌措來源斷絕,請求人民政府接管。經萬縣專署批準,于1950年12月改為公立,更名為“城開中學”,由城口、開縣共辦,招收部分城口縣的學生。后于1953年又更名為“開縣第一初級中學校”。

  1953年,開縣中學得專署撥給專款4萬元,在縣城東北郊(今開縣師范學校和開縣黨校處)新建分部,招收新生開學。1955年改為“開縣第二初級中學校”。

  1954年,四川省教育廳撥給開縣基建專款10萬元,要求按照統一圖紙設計,在臨江鎮北新建“開縣第二中學”(現臨江中學)。1955年9月開學。

  1956年,開縣在5所鄉中學小學附設了初中班(稱為“戴帽子”)。全縣已有中學9處,高中12班,學生559人;初中56班,學生2532人。

  1957年,開縣在陳家區長沙鄉義學村新建第三初級中學校(今陳家中學),在鐵橋鄉花橋村新建第四初級中學校(今鐵橋中學)。1958年,又新建岳溪初級中學校等,年底,全縣已有公辦中學13所(處),高中22班,學生1047人,初中92班,學生4718人,民辦中學10所,學生1316人。在校中學生總數達到7081人,比上年增長47.7%。以后兩年又有發展,1959年正式建立了復興、巖水、大進、正壩、中和、南門等6所初級中學校。到1960年時,全縣在校中學生達到9461人。當時學校擁擠,各校在修建費用緊張的情況下,自己動手修建土墻房屋,解決臨時問題;教師奇缺,分配大批中師肄業生到中學任教。由于發展中學的條件不具備,困難重重,加之國家經濟困難,農村生產衰退,人民衣食不足,中學教育被迫后退。1960年開始動員16歲以上的初中超齡學生回農村參加生產勞動,并將從1955年實行的中學生由國家供應糧食,轉為非農業戶口的辦法,改為學生不轉戶口,農村學生自帶口糧,國家補助差額。全縣中學生人數減少到5962人。1961年,開縣在調整中學工作中只保留開縣中學1所,高中6班,學生296人;初中7班、學生370人,并遷往存糧較多地區的岳溪中學上課。退到了民國32年和解放初期1950年的水平。其余中學、師范全部停辦,教師一部分調往小學任教,留下的分別集中于臨江、溫泉、陳家、二初中4所學校學習和勞動,各校只留個別職工護校。開縣的中學停辦于臨江、溫泉、陳家、二初中4所學校學習和勞動,各校只留個別職工護校。開縣的中學停辦僅僅1年,但損失很大,二初中、南門、復興3校房屋、土地均被分占,其他學校的設備、圖書、儀器等亦散失不少,元氣為之大傷。

  1962年秋,經濟情況開始好轉,全縣中學除二初中、南門、復興3校外,均招生復課;民辦中學也部分招生開學。當年,全縣有公辦中學10所、民辦中學10所;高中9班,初中60班;在校中學生總數3193人。1963年秋,開縣二初中改名為豐樂初中,遷至觀音壩開縣師范校址復課。

  在黨中央“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指導下,開縣經濟很快得到了恢復,公辦中學初中招生已遠遠不能滿足廣大群眾子女的入學要求。1965年,大進初中和巖水初中各派出教師1人,去到遠離中學60公里的滿月、白泉兩個偏僻山鄉的中心小學,舉辦單科獨進的初中班,學生享受公辦中學一樣的人民助學金和糧食補助。又從臨江中學和陳家中學分派教師到天白、趙家兩區設立初中分班。1966年,開縣中學又在大慈、鎮安兩鄉中心小學開設初中分班,各鄉也紛紛舉辦農業中學和小學附設初中班,全縣達到公辦中學13所,分班6處,民辦中學107所,在校中學生總數13381人(其中民中、農中學生占56.7%),比上年增長1.2倍。

  “文革大革命”開始后,開縣各中學都“停課鬧革命”,學生走向社會,到處沖闖,揪斗奪權。廣大學生家長十分反感和擔憂,不愿送子女上中學,因而,中學生人數逐年減少,下降到1969年的6317人。

  1970年,全縣公、民辦中學復課后開始招收新生,中學生人數大幅度回升。1973年刮起普及初中教育之風,提出“讀初中不出公社”的口號,溫泉、豐樂等區自行將公辦中學分為數校,分到鄉里設點上課,校產設備又一次遭到巨大損失。1975年,個別“造反派”頭目強迫縣、區領導推行普及高中教育,將各區中學辦成單設高級中學,一些公社小學也招了高中班,全縣高中在校學生犯增到6263人,比上年增長77%。以后兩年繼續發展高中,至1977年達到最高點,全縣有高中在校生10293人,為1966年“文革”前的14.6倍。由于發展中學的條件不足,教師層層拔尖,學生來者皆收,教育質量顯著下降,形成“高中的牌子,初中的班子,小學的底子”。

  1980年,開縣對中等教育著手進行調整,制訂了發展規劃,計劃全縣設完中11所,初中15所,小學附設初中班150所。當年計有單設中學21所(其中舉辦高中的9所),小學附設初中班200余所;在校學生總數53025人,約為1966年的4倍。

  1981年,開縣進行中等教育結構改革,試辦農(職)業中學,先在天白、華承、鐵橋、正壩、漢豐等中學開辦農(職)業中學班,重點扶持明星農業中學讓其鞏固發展。1985年9月,豐樂鄉水東村農民何云之(建材專業戶)投資38000元,修建校舍,聘請退休教師,辦起了私立敬業中學,招高中新生2班97人。至1985年,全縣有完全中學6所,初級中學13所(其中4所辦有高中班),私立中學1所,廠礦中學1所,農業職業中學6所,小學附設初中班166所,共857班,在校中學生總數56471人,為1949年的41.7倍,比“文化大革命”前的1966年增長3.2倍。

  第二節  職業教育

  開縣在宣統三年(1911)曾創辦開縣農業學堂,但無成效。民國11年又在大覺寺側的盛山書院開辦蠶桑學校,時間不長,其情不詳。民國20年成立開縣縣立職業學校,校址設原盛山書院,招收工科1班,次年又招農科1班。民國22年并入開縣縣立初級中學,俟其畢業后即停辦。民國21年開縣商會在縣城內西街倉圣祠開辦私立商業職業學校,招生30多人,未及一年,因經費困難,向縣府申請轉入縣立職業學校,改稱商科班,接著又并入開縣初中,由于學生流動甚多,自行解體。

  解放后,開縣雖數度提倡發展職業教育,但效果不甚顯著。1965年,開縣農業局在開縣農場開辦農業技術學校,由公社保送具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學生50名,實行半農半讀,學習部分農業中專課程。“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學生停課鬧革命,俟學生畢業后即停辦。

  1963年,天白區借用林場房舍場地,舉辦林業中學(民辦)1所,招收學生50人,以學習林業技術為主。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停辦。1969年,四合公社又在此開辦初中1個班,兼學林業和獸醫,學生畢業后亦停辦。

  1969年,明月公社(今明星鄉)在石泉村利用鐵廠下馬留下的一幢房屋創辦“五七”農業中學,招生37名,實行半農半讀,在極其困難的條件下開荒種糧、植樹造林、挖煤燒石灰等,以勤工儉學收入補助師生學習和生活費用。1979年將校址遷到山下的清水村,并修建了一座75千瓦的小水電站。學生除學普通初中主要課程外,還適當增加農技知識課,畢業后較能適應農村生產要求,堅持至今。1984年由民辦轉為公辦,更名為開縣明星職業中學,并在全縣招收高中新生2班(水電、財會各1)。現有4班,學生209人,教職工30人,勤工儉學年產值1萬元,純收入2000元。1981年該校在四川省勤工儉學表彰大會上受到獎勵。

  1968年7月,五合公社在長礦大隊(三仙號)辦起了茶葉學,開荒種茶25畝。后因文化課教學質量不高,學生生活條件差,流動率大,雖幾經遷校和撥款改善條件,仍未能鞏固,于1982年并入五合鄉中心小學初中班。

  “文化大革命”時期,開縣各中學實行開門辦學,均紛紛將普通班改為專業班,諸如農機、農技、獸醫、中醫、西醫、針灸、會計、電子修理等名目,一時風起,其專業課程,全憑學校教師中略能教課者擔任,有的學校以能在校外臨時聘何種科目兼課者而定專業,設備條件既無,學習效果又差,學后也無處聘用,加之粉碎“四人幫”后,升學恢復文化考試制度,各種專業班紛紛垮臺。

  1982年,開縣遵令著手改革中等教育結構,先在天白、正壩、鐵橋、陳家等中學開辦農業高中班各1個班,在漢豐中學開辦家用電器維修高中班1個班。除天白中學聘有專職教師講授林業課,漢豐中學電器維修學了一些專業技術外,余皆冒職業高中之名,行得補助款之實,用以改善辦校條件而己。

  1983年,華承初中改辦成華承高級農業職業中學,招收初中畢業生60人,以學習柑桔種植加工技術為專業。1985年畢業35人,被有關部門招聘11人作技術工,回鄉學生對發展家庭柑桔種植起到了一定作用。該校現有2班,學生100人,教職員工11人,實驗園地2畝。

  1982年在白泉鄉百里村新建妝級職業(林藥)中學,1985年有3班,學生159人。因生產基地未解決,故專業課亦未落實。

  1985年,開縣有新辦和改辦的公辦職業中學6所,計有18個班,學生1147人。

  第三節  師范教育

  清光緒三十三年(1907),開縣曾在高等小學堂內附設師范傳習所,不定時地選拔原有塾師或青年學生參加師范科目學習,結業后充任新學教師。

  民國14年春,在縣立女子高等小學附設女子初級師范一班,招收該校高小畢業生20名,至民國17年冬僅有7人畢業。民國18年春,開縣縣立女子初級師范學校正式成立,校址設在女子小學,招生100名,設三年制2個班,以后每年招生50名。民國20年因女子師范單獨設立不符規定,學校遂更名為開縣縣立女子初級中學校,停招師范班,改招初中生,至民國23年女初師畢業兩屆后停辦,未畢業的第三屆學生則轉為女子中學第四班。同年春,女中又按省令招收四年制簡易師范科1個班,學生53名,后未續招。

  民國28年春,在縣立男、女兩中學各招一年制簡師科1班,畢業后由縣教育科介紹給各校聘用。兩校各辦3屆,至民國29年12月,縣政府以地方財政困難為 由,下令停辦。

  民國34年,開縣奉省令籌建簡易師范學校1所,以觀音壩原開中避空襲時所建臨時房舍(后為團管區營房)為校址。民國35年春開學,招收一年制簡師科和四年制(后收三年制)簡師班各1班。以后,又招收簡師科4屆、簡師班1屆,民國38年秋停辦,共畢業學生300余人,該校設備簡陋、學生生活極為清苦。

  解放后,人民政府重視教師的培養訓練,1951年暑假,開縣文教科招收社會知識青年150人,借用開縣中學校舍舉辦師資訓練班,科長張仲屏親自主講重要課程,秋季開學時,學員分配到各鄉小學任教師。后又于1952年寒假和1952年暑假舉辦了兩期師訓班,培訓師資百余人。

  1952年秋,在開縣中學附設初師1個班,招生50名,學制三年。1953年秋并入萬縣師范學校。

  1956年5月,奉省令建立開縣速成師范學校,借用開縣第二初級中學(今開縣師范學校)部分校舍上課,招生194名,短期訓練三個多月,結業后大部分配到各鄉作小學教師。秋季,又招新生268名,僅學習一期,于當年冬奉令停辦。1957年2月,動員全部學員回家。

  1958年秋,遵令在觀音壩原簡師校舊址建立開縣師范學校,招收初師,至1961年全校共有12班,學生626人。因國家經濟困難,于1962年奉令停辦,已畢業兩屆,學生321人分配了工作,其余學生除少數轉到萬縣師范學校讀書和被招收作公社干部外,多數皆回家參加生產勞動或擔任民辦小學教師。

  1966年秋,開縣人民委員會決定在原南門中學校址舉辦社來社去的開縣半農半讀師范學校1所,委托開縣教師進修學校負責辦理,招生50名,后因“文化大革命”開始未能正規學習,1969年畢業后仍回各公社自行安排。

  1972年春,經萬縣地區文教局同意,在開縣教師進修學校附設中師班,招生210名。于1973年正式批準恢復開縣師范學校建制,校址即定在原開縣第二初級中學(當時為開縣教師進修學校)。該校復辦以后,逐年擴建校舍,充實設備,增調教師,至1985年已畢業學生12屆,2447人;現有教職工121人(其中獲講師職稱的9人)。曾設過體育師資班1屆,現設有音樂師資班1班。

  開縣早期的師范教育,招生少,學生文化基礎較好,且當時教師中受過專業訓練的很少,因而簡師科畢業生也成為縣里小學難得的合格教師。開縣簡易師范學校雖設備簡陋,學生程度不一,但在部分進步教師影響下,校風較好,畢業生多成為開縣學校的骨干。解放后的師資訓練班,重視政治教育,轉變學員思想,雖少進行教學業務的培訓,但對發展開縣的教育工作起到了較大的作用。開縣速成師范學校和開縣師范學校的創辦,本為奠定開縣師范教育之基礎邁出了可喜的一步,卻因經濟發展的突起突落而夭折,數年辛苦經營,付諸流水。開縣師范學校的復辦,實為培養合格小學教師的希望,但一度在“左”的潮流沖擊下,學生由基層推薦入學,程度極不一致,低者只及初小文化,且學校無法正常進行文化和專業課教學,曾有僅學文化三個月,被抽調下鄉搞階級斗爭一年半而畢業者,既貽害教育事業,也害苦了師范學生。1979年前后,師范學校勉為其難地舉辦培養初中教師的專業班,因缺乏適宜的教材和設備,師生均付出了辛勤的勞動,效果雖不很好,但為適應當時農村初中教育發展的急需,也起了一定的作用。1982年以來,開縣師范學校在努力培養合格的小學師資方面下了大量功夫,畢業生質量有很大提高,學校各項建設也已具相當規模,從此,開縣小學師資來源有了保證。

  第四節  中等學校的教學和管理

  民國時期,開縣各中學一般設教務、訓育、事務3處和童子軍團部,開縣縣立中學還設有軍訓隊和體育處。教務處負責管理學生學籍、教學工作安排、圖書、儀器、教具設備以及編制課表、制發表冊、督促檢查師生教與學等工作。升留級制度較為嚴格,3科不及格者留級,連續留級次者令其退學。一般中學的淘汰率在20%左右。考試頻繁,有月考、半期考、期考、畢業考試。畢業考試及格者,學校即發給臨時畢業證;民國21年規定畢業生必須參加省教育廳組織的會考及格(民國27年取消會考,改由學校將畢業生成績上報省教育廳審核備案),由省教育廳發給正式畢業證書。開縣縣立初級中學在民國23年7月參加全省第一屆會考,有應屆畢業生33人,參加會考的11人,及格者9人。民國24年1月參加第二屆會考,有應屆畢業生27人,參加會考的18人,及格者7人。但亦有行賄領取假畢業證者。

  民國時期中等學校重視國文、數學、英語的教學。國文教師除教課本內容外,常另選優秀古文和報刊文章講授,稱為“選文”課;作文較認真,每周或間周命題作文1次,教師均認真批改。英語重視讀和寫,高中學生一般都能閱讀淺顯英文果外讀物和用英文寫書信。唯物理、化學等科因實驗設備缺乏(縣民教館內建有實驗室供中學借用,后來各校陸續購置了一些可供部分演示實驗的設備),學生多靠死記硬背獲取知識。

  中學的訓導管理,在民國初年學校設學監1人,民國14年改稱訓育主任。中學對學生管理要求嚴格,常輔之以體罰,但因社會腐敗,仍常有學生在外酗酒、賭博、打架等事發生。針對學校的奴化教育,開縣的中學生在進步教師的影響下,也多次掀起反對學校當局鉗制學生思想、行動的學潮。1933年秋,開縣女中學生反對學校講授《八德須知》,罷課一周。1937年開縣中學進步學生張貼宣傳抗日壁報遭學校干涉,學生罷課,組織上街游行,散發傳單。1941年5月,四川省政府頒發了中等以上學校防止“奸黨”活動要點,規定學生組織團體,須經學校許可登記;指令各校協助發展國民黨及三青團組織工作。同年10月,省教育廳又頒發《中等學校管理辦法綱要》,規定嚴格實施軍事訓練和童子軍訓練;限令學生取保埴具保證書;一律著制服、佩校徽;絕對禁止學生參加校外各種社會組織等。但不少學生仍在進步教師的啟發下,閱讀革命書刊,接受革命思想,積極參加抗日宣傳活動和反對國民黨反動統治的斗爭。

  解放后,開縣中學從1950年開學以后即進行對舊教育的改革,成立了校務委員會,下設教導、總務兩處(及教導會議、總務會議),實行教導合一制,廢除法西斯奴化教育,取消軍訓和童子軍訓練。加強對師生的政治思想工作,實行民主管理。但亦有重政治,輕文化課教學的偏向。繼后,在學習蘇聯的熱潮中,學校按學科成立了教學研究組,組織教師集體討論教材,強調備好課,還舉行公開教學,交流教學經驗。學校校長、教導主任深入課堂聽課,檢查教師備課筆記和學生作業,促進教學質量的提高。開縣中學高中畢業生在1963年前后參加升學考試的成績,一直在萬縣地區各校中名列前茅。十年動亂中,開縣各中學元氣大傷,教學質量嚴重下降,升留級制度被批判,學生在校混滿時間照例畢業,更有為了參軍、招工找學校“開后門”,領假畢業證者。1977年以后,開縣各中學逐步恢復各種制度,但因學生基礎太差,一時仍難以提高教學質量,故自1978年開始有分設快、慢班和高中文理分科的措施,根據學生不同基礎講授不同要求的教學內容,對適應大、中專招生考試起到了一些作用。但又引起了教師、學生、家長各方面的矛盾,1980年改為辦重點中學,在全縣優先招收高分段學生,不準再分快慢班。自恢復大、中專統一招生考試以來,開縣的高中畢業生升入大專院校的人數,一直在萬縣、忠縣之后,與梁平、萬縣市持平。由于當前招工制度對農村青年的限制,廣大農村青年唯一出路就是升入大、中專學校讀書;又因大專招生有限,因此,農村家長都把子女的出路放在升中專這條路上。開縣農村初中學生畢業后未升上中專的,很多人返回學校去讀初中三年級或補習班,甚至有從初中一年級重新開始讀的,形成重讀生過多,學校擁擠不堪,學籍管理混亂等現象。在中專升學考試中,開縣的成績多年為萬縣地區各縣、市之冠;縣內豐樂區又首屈一指,常占總名額的1/3到一半。

  1981年,開縣文教局曾制定《中學生學籍管理辦法》,要求嚴格學籍管理和考試制度,高中畢業證書由縣文教局審核加印,初中畢業證由區公所審核加印后發給。但因“走后門”、“給議價”入學者甚多,參軍、招工都要以高、初中畢業證書為資格,故僅執行一年就中止了。

  在對學生的思想教育和管理方面,開縣中學在解放后就普遍開展新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思想教育,廢除體罰,進行民主的說服教育,積極發展共產主義青年團和少年先鋒隊(原名中國少年兒童隊)的組織,開展豐富多彩的課外活動,學校生氣勃勃,師生關系融洽,學生政治熱情高漲。開縣中學校在1950年參軍、參干的就有217人(參軍任文化教員14人、參加軍分區衛校的34人、參加駐軍宣傳隊57人、保送軍干校37人、參加行署文干校學習11人、調任地方干部64人)。

  1958年秋,開縣中學在高中學生中開展大鳴大放,后來批判和作退學處理了少數學生。以后,各中學在“左”的思潮指導下,思想教育也趨于簡單化,搬用以階級斗爭為綱的辦法,批判一些對當時形勢認識下一致的學生,致使學校思想工作生硬化。十年動亂中,鼓動學生起來造教師的反,學生斗老師、打老師反被贊為“革命行動”,一時之間,學校鬧得天翻地覆。教師被丑化為“牛鬼蛇神”,反受學生管制;校舍校產遭破壞,圖書儀器被損毀,課堂凄冷,校園荒蕪,學生持槍參與武斗,學校成了關押被害干部和群眾的監獄。1970年雖然復了課,但教師根本不敢管學生,經常大字報滿墻,一時批判這個教師思想反動,一時批判那個干部右傾翻案,學校仍是一片混亂,學生中打架、偷盜現象累見不鮮。

  1977年,學校逐步恢復正常教學秩序,建立了一些規章制度,對違紀學生敢教敢管了。1979年重行貫徹《中學生守則》,政治課增加了道德教育和法律常識,共青團和少先隊開展了豐富多彩的活動,大力表彰三好學生,組織“學雷鋒、做好事”。1981年又以“五講四美三熱愛”為中心,進行精神文明建設的教育,中學面貌大大改觀。

  第五節  招生和考試

  民國時期中等學校招生由各校自行考試,學生自由報名,一人可以同時報考幾所學校。當時由于學費高昂,廣大工農家境貧困,能送子女上中學的很少,故各校報考者不甚多,成績特別優異者都能得到錄取。少數富豪人家子弟,雖成績低劣,亦可通過說情進入學校讀書。

  解放初,學校向工農子女開門,中學實行助學金制,家境困難的學生入學后可得到補助伙食費用,對個別優秀學生還可補助棉衣和零用錢。因而,大批在舊社會無力上中學的工農子女得有機會考進中學,以后成了社會有用的人才。隨著小學的迅速發展,要求升學的人多了,招生考試乃由縣(高中、中專由地區)統一命題和舉辦考試。“文化大革命”前,招生考試紀律很嚴、考風正派,考務工作人員還實行回避制,民國時期的考場、評卷舞弊等惡習已不復存。十年動亂中批判了考試制度,1971年開縣初次實行由區、社、隊基層組織推薦,縣招生委風吹草動會審批的辦法。起初,社會上重視當兵和當工人,還不熱衷于讀書當知識分子,推薦競爭還不甚激烈。1973年后,看到工農兵學員很吃香,既有文憑,又可當干部,是當時最廣最好的一條出路,于是拼命競爭。有子女欲求升學的,特別是城市下鄉知識青年欲求離開農村,平時在鄉村對基層干部得經常請客送禮,推薦時更得厚禮相送,搬動親友出面說情;更有為爭奪推薦名額互相誹謗、誣告等事發生。縣、區、公社各級機關對說情送禮的既苦于應付,又使一些利欲重的人做了不少錯事,敗壞了共產黨廉潔奉公的傳統。每年推薦招生結束,還遺留不少來信來訪的接待處理工作,成為一大難題。1977年恢復了大、中專招生考試制度,為了端正社會風氣。1979年開縣處理了開中預選卷泄密和中專評卷偷改分數的案件,給有關人員以嚴重處分。

  開縣舉行大專招生考試在縣城設1個考點,分設1-2個考場,中專因報考人數太多,預選在各區設1-4個考點,復試在縣城設考點。每屆考試時,縣、區黨政領導人均親臨考場主考。1985年中專預選考試,東華、金峰兩個考點,以小學校長為首集體作弊案件被揭發,兩處考生成績作廢,集中到豐樂中學重新考試,并給有關人員以紀律處分。

  第五章  成人教育及其他

  第一節  農民教育

  民國時期,開縣僅在少數場鎮和農村推行過民眾教育,也稱平民教育,但效果甚微。最 早于民國初年曾在縣城內七圣祠辦過1所平民夜校,以后無所活動。直到民國24年才先后在縣城和場鎮開辦了十幾年民眾教育班。民國26年迫于應付上級規定,縣府通令各鄉(鎮)小學附設民教班,采用《市民千字課本》和《農民千字課本》作教材,據資料載,歷屆民教班畢業學生為18000余人。

  民國26年7月,開縣民眾教育館成立,館址在原中山公園內(現文化館),職責是主辦民教事業。該館開辦了5個民教示范班。同年6月,開縣縣政府根據縣參議會“改進國民教育”的提案,制訂了《施行小先生制推行識字運動暫行辦法》,提出組織各小學的高年級學生充任小先生,每人至少教一個不識字的人,教至測驗及格為止。

  民國28年,開縣成立了社會教育推廣委員會,縣長任主席、教育科長和開中校長任副主席。頒發了《開縣民眾學校暫行辦法》,規定對16周歲以上男女民眾,分期勒令入學;各校統限于5月1日以前開學,授課不得少于200小時;經費每校60元,一半作教員補貼,一半作辦公費及津貼學生紙筆之用。各鄉(鎮)也建立了民教推廣委員會,各中、小學開辦了附設民教班,利用星期日或晚上授課。

  民國37年,開縣在各鄉中心小學內增設民教主任一人,作負責辦理該民教班外,并督導全鄉民教工作。

  據民國31年統計,全縣青壯年中文盲占86%,自開展民眾教育以后,入學人數每年一般在2萬人左右,最多時有5萬多人。但這些數字多為虛報,實則收效甚微。民國37年開縣縣政府在訓令中承認:“查各鄉鎮中心國民學校附設民教班,每期實施者固多,即未實施《辦法》者亦復不少,不惟未就學之成人、青年坐失教育,抑每期虛糜公幣甚巨,言念及此,實深浩嘆!”

  解放以后,廣大勞動群眾翻身作了社會的主人,自覺要求學習文化。1951年5月,開縣成立了工農業余教育委員會,選擇一批重點場鎮和人口比較集中的農村建立識字班(亦仿北方名為“冬學”),開展識字和政治教育。各鄉、村農民協會積極舉辦夜校,聘請當地知識分子作教師;各鄉、村小學也都開設成人夜課班,或派教師到村農會辦的夜校任課。一時之間,夜校遍及城鄉,入夜以后,燈籠火把照亮山鄉小路,村舍茅屋書聲歌聲,此起彼伏。不單青年人踴躍入學,一些年近半百的老貧雇農也自覺上夜校。1950年上期,全縣共辦夜校332班,入學群眾18606人,其中縣城有夜校15班,學員1453人,以后,每年初冬,縣人民政府都召開專門會議或通知各區、鄉政府,發動農民辦冬學。1952年12月縣里集中訓練了冬學教師559名,1953年又集訓冬學教師720人,作為舉辦冬學的骨干。通過冬學的學習,培養出大批農民積極分子,很多不識字的農民學會了讀報寫字,成了鄉村的基層干部。

  1952年底,開縣選派掃盲專職教師22名去萬縣專署學習祁建華創造的“速成識字法”。1953年回縣后在鎮東鄉開展掃盲典型實驗,使用注音符號拼音,進行大量閱讀、聽寫生字、抄寫、寫作的辦法進行教學,收效快,但遺忘也快。該鄉實驗后未在全縣推廣。1954年度,冬學轉入常年農民學校67所,有學員3645人。

  1956年開縣進行了文盲普查工作,全縣總人口920725人中有文盲和半文盲399140人,占43.4%。當年,全縣又培訓了農民教師9714人,并從農業合作社收入中合理解決了民師的誤工補貼,號召村、社組織發動農民入學,掀起了掃盲熱潮,參加學習的人數達到21萬人,堅持學習的有19萬人,脫盲的7188人。

  1958年,開縣成立了文化革命指揮部和辦公室,各區設專職掃盲工作組長1名,各鄉配專職掃盲教師1名,在“大躍進”聲勢中出現了中和區三合鄉牌樓村7天掃除文盲的“原子彈爆炸”經驗,并在全縣推廣。各地利用辦公共食堂和生產大兵團作戰的條件,強迫不識字的農民學文化,各處墻壁、家具、工具上都寫上名稱,便利群眾識字;縣里編印《識字課本》普遍散發。集中識字收效雖大,但遺忘也快。全縣號稱有22萬人參加學習,掃除文盲56214人,并給中和、臨江、岳溪、紫水(今正壩)等5個區命名為文化區。中和區還派人出席了全國掃盲工作先進代表會議。

  1960年春,文化革命指揮部更名為工農業余教育委員會。后因農村經濟困難,集中力量大辦糧食,全縣工農業余教育基本停頓,除保留縣工農業余教育辦公室名義外,區、鄉掃盲專職人員一律裁撤。

  1963年冬,開縣部分鄉、村開始恢復冬學,計有403班,入學人數13660人。次年,推廣辦“政治技術夜校”經驗,學習內容以當時開展的“四清”運動政策和農業技術為主,強調生產隊都要辦。于是,不少生產隊遂以開社員會的形式代替了政治技術夜校,有的同時教讀《識字課本》。

  1966年冬,“文化大革命”開展以后,農村政治技術夜校也遭到了批判,城鄉成人教育全部停止活動。

  1973年,開縣又從公辦小學中抽調部分教師充任工農業余教育專職教師,恢復開展農民業余教育工作。1975年全縣又強制以生產隊推行“小靳莊政治夜校”經驗,下百都把開社員會報為上政治夜校,其實,只間或在開會前讀主志報紙而己。

  1979年,開縣再底恢復掃盲工作,全縣已有專職業余教育干部、教師107人(后增至110人),開展掃盲工作的有91個公社、582個大隊、3075個生產隊,辦起了掃盲班2330個,入學人數36997人,脫盲人數9014人,并頒發了脫盲證書。后因貫徹聯產承包責任制,基層干部和農民都忙于劃田劃地和抓緊冬耕農活,上夜校也不再評記工分,各地農民學校又多暫時停辦。

  1981年,開縣普遍進行了成人文化程度調查工作。

  當年,全縣各級黨政組織都加強了農民業余教育工作,層層檢查落實,并在已于1980年基本完成掃盲任務的巫山公社召開現場會。加之農村包產到戶以后,農活進度快、冬閑時間多,農民認識到只有學習文化,掌握科學知識,才能增產增收的道理,多自愿參加夜校學習。因而全縣掃盲工作又有了較大的進展。年底,全縣有4個區(鎮)、45個公社基本完成了掃盲任務。各類業余學校入學人數45109人,脫盲16800人。

  1982年,全縣區、社、大隊都建立了工農業余教育領導班子,采取大隊辦學的形式,實行崗位責任制。是年,又有8個區、44個公社基本完成掃盲任務,入學92400人,脫盲35938人。在基本完成掃盲任務的基礎上,全縣進一步開展文化技術教育,辦起了業余高小996班,學員31242人;業余初中5班,學員285人;公社技術學校16所,學員910人;季節性技術班317個,學員12686人。當年,經萬縣行署派人到開縣檢查驗收,全縣非文盲率上升到91.1%,基本完成了掃除文盲的任務。但在檢查中亦有拉在校學生冒名頂替文盲參加測驗等事。1982年全縣人口普查資料記載:12歲及以上識些字和不識字的有270312人,占總人口的21%。

  1983年,開縣教育、農業、科協等部門辦同開展農民文化技術教育,辦起了業余小學1048班,學員32865人,業余初中8班,業余高中5班,鄉農民文化技術學校87所,還舉辦農業技術知識班45期,有39800人(次)參加培訓。縣、區、鄉都積極籌集資金興辦農民教育事業,全年共投資145267元,修建教室26間,添置課桌凳1834套,劃撥實驗地41畝。趙家鄉投資17000元,為農民學校修建樓房一幢,教室、圖書室、教師宿舍、球場、實驗園地等一應齊備。當年,開縣的教育局、農業局、科協、鐵橋區、天白鄉均被評為四川省農民教育先進集體。

  1984年,開縣農民教育繼續發展,全縣又投資337749元,新修教室85間,制課桌凳6096套。全縣形成了既有全日制、周日制的農民文化技術學校,又有以學文化為主的業余高小班、初中班和高中班;既有以系統學習農業基礎理論的長期班,也有以學習實用技術的知識班,還有技術講座和咨詢服務站等比較完整的農民教育體系。

  第二節  職工教育

  民國時期,開縣基本未開展職工教育。

  解放后的1951年,在觀音壩原開縣簡易師范學校校址開辦了合作干部學校,選調鄉村干部和農民積極分子進行半年左右時間的培訓,著重于政治教育和組織農業合作社的業務知識訓練。共舉辦期,培訓近1000人。

  1956年,開縣創辦了一所干部文化補習學校和一所干部業余文化補習學校。干部文化補習學校設在原縣委會舊址(現漢豐鎮第五小學),抽調區、鄉干部116名離職學習文化,學制一年,有教學人員6名,僅辦一年即停辦。干部業余文化補習學校設在縣人民委員會內,有專職教師3人,借用城關鎮內小學教室夜間上課。部分區也依照開辦了干部業余班。全縣共有初中5班、高小9班,參加學習的干部(職工)有428人。

  1957年上半年,縣屬機關業余文化補習學校在校人數發展到554人,區鄉舉辦的業余班有8所、入學人數1130人。后因反右派斗爭開展,各級干部文化學習遂告停止,縣屬機關文化補習學校亦被裁撤。

  1960年在文化教育也要大躍進的浪潮推動下,職工教育又一度興起。全縣廠礦職工參加掃盲學習的有4126人,讀業余高小的3435人,讀業余初中的2864人;機關干部讀業余高小的447人,讀業余初中的1622人。不久,因國民經濟調整,廠礦紛紛下馬,干部精簡等工作,職工教育又告停頓。

  開縣設立正規的在職干部培訓學校,首推開縣教師進修學校。該校前身為1956年成立的開縣在職小學教師業余進修學校,繼于1957年9月改為開縣初級函授師范學校,后于1962年秋命名為開縣教師進修學校,在停辦后的開縣第二初級中學校址建校。該校以舉辦初、中師函授和抽調在職教師離職短期培訓為主要任務。1962-1964年辦了輪訓班5期,培訓學員500人;并派教師長期巡回到各鄉中心小學為參加初師函授的學員講課,定時集中舉行學年和畢業考試。1978年秋,開設中師函授班,招生1270名,1984年舉行畢業考試,1985年進行補考,發給畢業證書的共639人。同時,組織教師參加西南師范學院大學本科函授學習(66人)和參加萬縣教育學院大學專科函授學習,至1985年底取得畢業證書的有182人(其中本秋26人)。為了系統提高小學行政領導的政治思想和管理水平與部分文化較低的小學教師的文化水平,從1967年又開辦小學教師短期輪訓班,至1984年止共培訓小學行政領導6期189人,小學教師8期518人。1984年開始舉辦兩年制中師培訓班,每年招1班,50余人。

  開縣原由中醫協會主辦有短期培訓的中醫訓練班,于1960年9月改為衛生學校,校址設在縣城外西街福音堂舊址。1968年停辦后1972年復課,至1984年共培訓29期,39班,1794人。從1985年起又開設三年制的西醫士和中醫各1班,有學生131人。

  中共開縣縣委黨校于1960年成立,1962年借用停辦后的開縣第二初級中學部分校舍辦學。60年代主要是短期訓練農村黨支部書記,1973年開始兼辦在職干部短訓班,至1983年共輪訓在職干部3877人(次)。1984年秋開辦中專培訓班,學制兩年,已招4個班,學員191人。還附設有電視大學班1班,學員17人。1985年又招電大生29人,電視中專1個班,學員25人。

  1982年,中央《關于加強職教教育的決定》下達后,開縣由總工會牽頭組織有關部門全面開展職工教育,重點進行青年職工的文化、技術補課(簡稱雙補)。開縣供銷合作社先辦起了職工學校。繼后,商業、糧食、農業銀行、工業、鄉鎮企業等部門也陸續建立職工學校,開設有各種教學班43個。至1985年,全縣應補文化課的職工7223人,已有4607人經考試合格,占63.7%。還輸送157名職工進入大專院校,207人進入各類中等學校學習。1983年縣城部分中學還聯合退休教師舉辦了職工業余學校,利用晚間補習文化課。至1985年共辦41個班,學員常在2100人以上。

  1985年11月,萬縣行署在開縣召開了全區職工教育經驗交流現場會議。

  第三節  其他教育

  1980年,開縣開辦電視大學教學班兩個班,招生49人,由文教局指定教研室1名工作人員兼管,在條件極其簡陋的情況下,靠收取微薄的學費(每年工科120元、文科80元)作辦學資金。以后,逐年擴大招生,至1985年已畢業三屆、4個班、學生79人;1985年開設有電子專業、漢語語言文學、黨政干部專修(在黨校內)等科共3個班,學生100人。1985年改稱四川電視大學萬縣分校開縣站,有工作人員2名,并集資在開縣師范學校內購買教學用房4間,200平方米。置有電視機2臺,錄像放映機1臺,收錄機7臺。

  1982年,開縣農業局、教育局聯合舉辦中央農業廣播學校開縣教學班,配有專職工作人員2名,招收學員1707人。

  1981年,開縣教師進修學校舉辦四川省中師語文廣播教學開縣教學班,招收學員520人,同時列入中師函授教學內容,1984年結業時成績合格的193人。

  1960年,在開縣第一中學(今開縣中學)內附設了開縣農業專科學校,招收初中畢業程度的學生50名,學制4年,1961年上期停辦,學生分別作了安置處理。

  1972年,開縣在聾啞醫院的基礎上改辦聾啞學校1所,招生30人,實行半工半讀,除教學生識字、寫字、算數外,繼續進行針灸治療,并分別教以木工、縫紉等生產技術。后因文教、衛生、民政3個部門在經費問題上的矛盾,于1980年停辦。1984年在萬縣地區教育局的支持下,撥款20萬元在城西鎮東鄉農試村新建校舍1200平方米,1985年重新招生開學,有來自全地區各縣的聾啞青少年20人在校學習,有教職工13人。

  第四節  自學成才

  開縣青年素有自學風氣,歷來不乏學歷雖淺卻自學成才的人。1979年,開縣按照省統一規定,舉行錄用社會閑散科技人員的考試,只有初中文化基礎的譚順福、鄧巧玲和高中畢業的吳道新3人被錄用為中學教師,享受專科畢業生待遇。同年,開縣衛生部門按照省上安排統一舉行社會衛生人員醫師級考試,有486人參加,經上級評卷后授予徐心仁、張昌德、張樹本等10名醫師職稱。徐心仁只有初中文化基礎,下肢殘廢,全靠自己鉆研中醫及針灸,取得了治療小兒麻痹癥的顯著成績,后調往成都中醫學院附屬醫院任主治醫師。

  1983年,開縣原初中畢業的殘廢青年潘光奎被中國科學院武漢數理研究所授以實習研究員學銜。

  開縣縣委、縣政府提倡和支持青年人自學成才,1982年在四川省人民政府召開的自學成才經驗交流會上作了經驗介紹,并獲得省人民政府的獎勵。

  1983年四川省開展高等教育自學考試以來, 至1986年4月,開縣共舉辦了三次考試,有1191人(次)應考,其中已取得單科結業的有332人,獲得725份單科合格證書。

  第六章  科學研究管理機構

  第一節  民國時期的農業科研機構

  民國時期,開縣科技事業極不發達,工農業生產十分落后,早期,縣里沒有專門科技機構的設置,直到民國28年10月,始將苗圃、林場和測候所合并成立開縣農業推廣所,直接受到政府領導。所址在縣城西門外(現教育局宿舍所在地)。所內農、林場有水田16畝,耕地14畝,森林地432畝,果園10畝。所內編制8-9人,另有農業工人8名。至民國35年因財政枯竭,奉令裁撤。

  開縣農業推所于民國29年冬,曾在縣集訓保長時主講農業技術課程80小時,培訓學員295名。民國32年在舊量9斗面積的田野試種雙季稻,當年實收早稻5斗6升,晚稻2斗4升,比常產中稻還減產1斗。該所曾育樹苗31畝,推廣苗木16975株;在試驗德字棉、小麥良種等方面作了一些工作,但效果都不很佳。

  第二節  共和國時期的科學機構

  1958年9月4日,開縣科學技術普及協會成立,有委員12人(其中科技人員1名)。下設辦公室,以文化館工作人員2人兼辦有關工作。1959年3月9日,召開了全縣科技工作躍進大會,選舉產生了27名科協自始至委員(其中科技人員1名),正式成立開縣科學技術協會。同月13日,成立開縣科學技術工作委員會,成員14人。科委與科協合并辦公。1960年3月,成立中共開縣縣委科學技術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配秘書1人。同年4月,科學技術工作委員會改稱科學技術委員會,并調整了組成人員。1962年撤銷科委,1964年又恢復工作,重配專職工作人員1名。1967年科委停止活動。1973年10月重新建立縣科委,次年配備了專職主任,以后又陸續增配縣科委專職副主任,充實工作人員。1978年11月,又恢復開縣科學技術協會,與縣科委合署辦公。1981年10月,縣科協遷到縣委機關辦公,另配工作人員4名。1981年縣科委新建了辦公樓,對外開放科技資料閱覽室。到1984年10月,已有專職工作人員13人。

  1982年12月,縣科協第二次代表大會召開,選舉開縣科協第二屆委員會委員及主席、副主席等成員。至1985年底縣科協有在職工作人員9人。

  第七章  科技活動

  第一節  科技推廣工作

  解放以后,人民政府重視農業技術的推廣工作。50年代初,農業科技工作靠縣農業局設置的技術人員,經常到農村指導農民科學種田,較為成功地推廣了水稻、玉米、小麥良種和選種措施。在良種培育方面,開縣農試站選育成功的“開農一號”小麥良種,具有桿硬、耐肥、抗病、穗大粒多、早熟高產的優點,曾在縣同人外較大面積推廣(后因退化棄種);開縣中學引種栽培的浙大場蘿卜,畝產達6500公斤;開縣第二初級中學培育成無籽蕃茄;開縣魚種場內塘繁殖草、鰱、鯉魚和孵化團魚成功。

  工業方面,開縣農機廠試制成601型插秧機(未能推廣)、稻麥脫粒機、玉米脫粒機、離心水泵、薯類切片機。

  1971年成立推廣使用農用微生物辦公室(簡稱九二零辦公室),在全縣建立試驗站(點)、小組6919個,微生物廠651個,舉辦訓練班161期,培訓39973人次,生產各種微生物農肥總計2550.4萬公斤,施用68591畝。

  1975年6月,成立開縣腐植類肥料生產領導小組,推廣腐肥的生產和應用,至1986年12月,全縣共生產腐植酸類肥料65454噸。

  1973年10月,縣成立推廣沼氣領導小組,先在豐樂鄉華聯村和鎮東鄉興安村試點;1975年在岳溪區進行重點推廣,該區實現75%的戶(12655戶)使用沼氣,成為川東第一個沼氣化的區。以后繼續推廣,至1976年全縣建成沼氣池2萬多口。

  1976年開始推廣紅苕高溫窖藏,至1979年全縣基本做到農村每個生產隊都建起了高溫大(小)屋。

  1976年秋,開縣臨江區被列為地區科委改革耕作制度為中心的試驗示范(簡稱耕改樣板)區之一。至1979年,全區冬水田面積減少56.4% ,稻田復種指數由2.2倍提高到2.46倍,全年糧食增產37%。1978年受到省科學大會的獎勵。

  1975年春,縣科委配合農業局在臨東公社進行建立公社、大隊、生產隊三級農業科學實驗網的工作。以后全面推廣,至1976年全縣共建立公社農科站95個,大隊農科隊573人,生產隊農科組5235個。1980年農村推行以戶聯產承包制后,即逐步為鄉農技站和專業戶、科技戶所代替。

  1982年成立開縣科技咨詢服務公司,開展科技信息咨詢服務,至1985年共為全縣中小(鄉鎮)企業引進試驗新產品開發項目22項,扶持了135個年收入5000元以上的科技示范戶,工農業實用技術咨詢2463人(次)。1983年7月為開縣生化廠(原名開縣微生物農藥廠)引進檸檬酸鈣生產工藝,使瀕于倒閉的廠突轉生機;又在1983年10月從四川大學引進胰酶生產工藝,使該廠到1985年底完成產值156萬多元,純利20萬元,創外匯4.4萬美元,成為全縣利潤最高的廠家之一。

  第二節  科技情報和科技宣傳工作

  1960年4月在科委領導下建立科技情報所,在縣屬有關單位建立情報組17個,發展情報員77人,1962年停止活動。1977年3月建立開縣農機科技情報網,有成員單位34個;12月建立開縣醫藥衛生科技情報站,有7個專業組,聯絡員103人。1978年6月再度成立開縣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情報所整理、裝訂了有關報刊、圖書、論文資料,供科技人員使用,至1984年底已印發《科技簡報》22期,《科技參與》20期,還印送了技術資料3萬多份給農村專業戶使用。情報所設有閱覽室、資料室,置有錄像機、復印機等設備。

  1978年由科委創辦《科學普及》4開鉛印小報,共出刊21期,每期印數3000份發至全縣各大隊。1981年11月,改名《開縣科普》,由縣科協主辦,縣內公開征訂,至1986年9月底共出刊56期,每期發行15000份。

  科委還經常舉辦科技講座,培訓技術人才。1974-1978年舉辦各種類型訓練班和科技講座達703次,聽眾41000多人次。1978-1979年配合有關單位舉辦推廣優選法,統籌法和農業耕制改革的短訓班111次,聽眾有4898人次。1981年與農業局配合舉辦柑桔留樹保鮮和農技訓練班,培訓果樹技術員876人。還曾多次邀請外地或返鄉科技人員在縣內作科技動態和學術報告。

  1978年科委建立電影隊1個,先后舉辦“科教電影放映周”3次,專場放映科教片26場,觀眾達5萬多人次。還放映了我縣《柑桔掛果保鮮》的電視錄像41場。又和縣廣播站聯合舉辦科學知識專題講座14講。198-年以來,縣科委拍攝收集了全縣重大科技成果照片3000多張,初步建立起影片檔案資料。1982年4月,縣科協牽頭成立了開縣科教電影放映發行領導小組。到1985年底,全縣放映科教電影9775場次,觀眾達471萬多人次。還自制了桐油生產,生物防治等科教幼燈片。

  開縣科協經常組織科技人員,配合農事季節下鄉對農民進行科學講座和短期培訓。1983年2月在開縣師范學校舉辦的養雞培訓班,自費參加學習的學員72人,其經驗在《中國科協通訊》上發表。1982年以來,縣科協和各級學會、協會共舉辦各種類型的科普講座155次,聽眾達23萬多人次。還聘請了中國農科院柑桔研究所助理研究員莊虛之、全國肛腸學會副會長、重慶市中醫研究所主任醫師李雨農等來開縣講學。1984年3月,縣科協舉辦了《普及科學知識,破除封建迷信》的巡回圖片展覽。

  第三節  科學調查和青少年科技活動

  1981年初,省科委給開縣下達“四川省獼猴桃資源調查”的課題,縣科委會同商業局、煙酒公司成立了科研領導小組,組織技術人員,從5月開始深入大進、巖水區進行實地調查,到1982年9月結束。共采集制作臘葉標本33個,浸泡果實標本25個,弄清了全縣獼猴桃資源情況,1984年7月獲得萬縣地區行署重大科技二等獎。

  第四節  學術團體

  開縣從1980年9月“開縣農學會”成立始組建學術團體。1981年后,學術團體工作歸屬縣科協負責,至1985年底,全縣成立有各種學會、協會16個,共有會員1425人。各學會、協會定期召開年會開展學術交流和舉辦學術講座,評選優秀學術論文等活動。1982年6月,開縣科協對縣農學會報送的論文評出一等獎4個,二等獎5個,三等獎2個。1985年縣科協成立了開縣科技優秀學術論文評議小組,每年評定一次。1986年9月按照國家新標準評出四等優秀學術論文20篇、五等論文22篇。1984年3月縣科協主席盧遠鳳和臨江區科普協會洪昌森出席了中國科協農村科普(科協)工作經驗交流會,洪昌森被為先進個人并得到表彰。

  第五節  科技人才和技術職稱評定

  1980年3月,開縣全面開展評定工程、農業技術職稱工作。8月成立評定委員會,下設3個專業考評組,通過技術干部進行自我總結,寫論文,填寫業務考績檔案,再分小組評議,逐級評審,最后由縣評委全體會議采取無記名投票方式表決,上報主管機關審查,初級科技人員由縣人民政府批準公布,中級科技人員報地區評定,由行署批準公布。1982年11月,全縣已批準工程師15名,農藝師12名,畜牧獸醫師3名。到1983年8月,全縣工程、農業技術干部評定授予技術職稱的共424名。1983年9月遵上級指示,評定技術職稱工作暫停。

  1978年底對全縣自然科學技術人員進行系統的普查。

  集體所有制自然科學技術人員共有913人,其中工程技術人員13人,農(林)技術人員118人,衛生技術人員770人,教學人員12人。

  對普查中發現各單位專業不對口、用非所學的自然科技人員,先后有11名歸口對位。

  集體所有制單位自然科技人員共有2398人,其中工程技術人員250人,農業技術人員98人,林業技術人員101人,畜牧獸醫技術人員505人,衛生技術人員1325人,教學人員119人。

  1978年對全縣閑散科技人員進行為一次普查摸底,計共有89名,經縣組織人事部門分別統一書面考試,根據需要擇優錄取了鄧巧玲、譚順福、吳道新、周世烈、陳君方5人,安排了相應的工作。

  1982年8月縣科協組織了全縣農村人才普查登記工作。普查結果,全縣具有一技之長的人才共27318人,占總人口的2.12%,占勞動力的5.15%。1984年6月開展評定農村技術人員技術職稱工作,至1986年5月結束,全縣共授予農村人才職稱的有1113人。

  第六節  獲全國和省重大科技成果獎項目

  一、錦橙72-1的選育

  選育單位:開縣陳家園藝場。選育錦檢橙72-1優良品種,1972-1977年經省連續中選為柑桔優良單株,定為全省優良新品種;1975-1983年在全國4次中選,得到同類柑桔品種最高分,經中央農牧漁業部評定為全國推廣優良品種。1978年獲四川省人民政府選育柑桔優良品種重大科技成果三等獎,獲獎金500元,集體獎狀一份,陳宗述等獲榮譽證書。

  二、錦橙留樹保鮮

  組織試驗單位:地區農業局我經科和協作試驗單位開縣農業局果樹站和盛山園藝場,進行錦橙留樹保鮮技術試驗。經省科委1981年3月組織鑒定,獲四川省人民政府1982年重大科技成果三等獎,縣農業局和盛山園藝場各獲得獎狀一張,盛山園藝場獲得獎金100元,周光碧獲得獎金65元。

  三、制取低酸淡色桐油生產工藝

  研究試驗單位:地區糧食局監測站和開縣油脂公司,進行的90型油壓機制取低酸淡色桐油生產工藝研究,1981年11月經萬縣地區科委和四川省糧食廳鑒定,1982年獲四川省人民政府重大科技成果四等獎,獲獎金600元。開縣油脂公司陶仲武獲榮譽證書。

  四、農業害蟲及無適度資源調查

  開縣農業局植保站參加四川農業害蟲及天敵資源調查,1983年10月經四川省科委、四川省農牧廳鑒定,1984年4月獲四川省人民政府1983年重大科技成果二等獎,開縣植保站獲獎金20元,獎狀一張,韋先泉、張雅君獲得獎證書。后復經國家農牧漁業部鑒定,1984年11月頒發給韋先泉、張雅君1983年農牧漁業技術改進科研成果一等獎證書。

  五、稻縱卷葉螟發生規律及防治技術

  開縣植保站參加四川盆地稻縱卷葉螟發生規律及防治技術調查試驗,1983年10月經四川省科委、四川省農科院鑒定,1984年4月獲四川省人民政府1983年重大科技成果三等獎,開縣植保站獲獎狀一張,獎金20元,唐昌菊得獲獎證書。

  六、漆樹品種資源調查

  開縣土產公司參加四川省漆樹品種資源調查,1983年7月,經四川省供銷社鑒定,1984年4月獲四川省人民政府1983年重大科研成果三等獎,縣土產公司獲獎狀一張。

  七、柑桔貯藏保鮮技術

  開縣農業局、水果公司、盛山園藝場、陳家園藝場等單位參加柑桔貯藏保鮮技術中間試驗,1983年4月經四川省科委鑒定,1984年4月獲四川省人民政府1983年重大科研成果三等獎,參加單位各獲獎狀一張。

我要報料(投稿)

相關新聞

最新評論

評論聲明:
1、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3、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備10018461號
Copyright2010 www.135954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開州日報由中共開縣縣委、開縣人民政府主辦 開州新聞社出版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体彩福建36选7第18076期 极速赛车有官方网站吗 长期买平特肖能赚钱吗 西甲积分榜最新排名 幸运赛车全天计划软件 贵阳捉鸡麻将下载 波叔一波中特官方网站 彩票开奖查询p62玩法 30选5全部号码走势图 上海nba 浙江6+1走势图幸运之门 f1赛车快还是超跑快 开奖特马料四不像 浙江6 1开奖结果最新 北京赛车pk10开奖现场 手机捕鱼送分可提现金 单机大众麻将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