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縣志》第二十一篇 社會風土

2010-07-26 17:01   來源:     編輯:唐超  評論0人參與

  第一章  宗教

  第一節  天主教  基督教

  天主教。1810年,法國人尚維善在重慶創辦天主教總堂,派國人陳神甫來開傳教,設立開縣分堂,是為天主教傳入開縣之始。該教發展最盛時期為1916-1929年間。1949年全縣有教徒4076人,神職人員8名。設漢豐鎮、南門場、臨江市3個堂區,各堂均有神甫1名負責傳教活動。該教曾在漢豐鎮舉辦過經書學校及施藥室。幾個教堂共有田租86石,房屋68間。其活動經費主要靠收租課,其次由重慶總教堂按月付給神甫生活費銀元20元。

  基督教。1901年,德國人吳本馥首次來開縣傳教,設立教會于南門場、陳家場,繼后在縣城成立教會,興建教堂。1932年由英國牧師步青云、石靜安、艾禮富等來開傳教。1944年后,則由開縣人甯維道負責管理教會。1949年,全縣有漢豐鎮(轄江里、東里各堂)、浦里(轄浦里一帶各堂)兩個牧區,14座教堂(漢豐鎮、溫泉、臨江鎮、長店坊、中和場、鐵鎖橋、清平寨、巫山坎、鄧家場、陳家場、南門場、趙家場、岳溪場、紅花園),牧師、傳道人員6人,教徒879人。房屋13所(占地16.5畝),牧租課91.4石。曾在縣城內開辦過福音小學、福音女校和藥房一處。抗戰時期,曾組織“開縣婦女傳道服務團”,為傷兵縫制棉衣、棉鞋。其活動經費3/4靠地租收入,1/4由教徒樂捐。

  天主教和基督教,自鴉片戰爭以來, 曾被帝國主義者作為對我國進行政治、經濟和文化侵略的工具,多次遭到我國人民的反抗。1907年5月,開縣“紅燈教”在浦里一帶搗毀天主堂和福音堂。新中國成立后,宗教界開展了反帝愛國運動,推行了獨立自主、自辦教會和自傳、自治、自養的“三自方針”。1951年開縣天主教和基督教分別成立“三自革新委員會”,舉辦了“帝國主義利用宗教侵華罪證展覽”。由于土改是地沒收了各教堂出租的土地,私房改造中,政府又經租了教堂的部份房屋,以致教會收入減少,神職人員生活失去來源。人民政府采取安排就業、補助、救濟等措施,解決他們的困難。“文化大革命”前夕,全縣尚有天主教堂3所,參加禮拜活動的40余人;基督教堂1所,參加禮拜活動的30余人。

  1984年“圣誕節”,縣城內天主教有300多人,基督教有270余人參加禮拜活動。

  第二節  伊斯蘭教

  清雍正年間,伊斯蘭教隨著回民的遷徒而傳入開縣。先是回族黃豐泰、黃春茂、馬登榮、余家安、余家邦等從湖南、湖北遷居縣城帶彭門街,隨后又有定、鐵、蘇、穆、皇、李、王、海、伍、武、張、劉等姓氏的回民從外地遷入此街定居。清光緒年間,已成為回民聚居區。因漢、回民族習俗不同,常發生糾紛。政府當局為了調和民族間的矛盾,便決定將“帶彭門街”更名為“教門街”,明令禁止豬肉和生豬進入此街。

  1949年,開縣漢豐鎮、臨江鎮兩地有伊斯蘭教徒200多人(其中臨江19人),縣城有清真寺一座(占地約160平方米)。該寺建于清雍正年間,由“阿言”主持教務工作,先后擔任“阿言”的有黃季聰、馬季豐、劉明初、李仙洲等人。1961年后,即無“阿言”。1917年,清真寺辦小學一所(后并入公立小學)。1940年,成立了回教協會,海陽山任總干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有教徒213人(其中臨江37人)。

  第三節  佛教

  據清代陳昆所撰《重修大覺寺碑記》稱“寺創建于建安二十四年”,可知佛教早在東漢末期即已傳入開縣。源善和尚,清光緒二十八年,為大覺寺主持僧。民國時期,四川省長劉湘曾封源善和尚為“善功法師”,掌握萬、開、云、奉、兩巫寺廟。

  1922年9月,開縣居士鄧靈芝將自購之“明藏”一部布施給大覺寺。嗣經北京政府內務部轉呈大總統批準明令頒給。

  1936年,“開縣佛學社”成立,余郅廷、徐子卿為社長。1939年,開縣佛學社,延重慶北碚漢藏教理院代院長法尊法師來開縣講經。

  1939年冬,三合場白水寺(今白水閹)的寂節和尚創辦漢豐佛學院,招收開縣青年僧伽20余名入學。翌年冬,該院聘重慶發松法師及圣芳、海印諸師執教。

  1941年春,大覺寺創辦佛學院,由唯圣、慧海2法師主持教務,師生共20余人。1942年,雪松法師任大覺寺主持,溫泉、鎮東、臨江、三合、鐵橋等佛學社相繼成立。大覺寺佛學院發展到有學員100余人,學生全系下川東各縣的青年僧伽,分甲乙兩班授課,開設英文、數學、佛學、常識等課程,當時四川省第九行政督導區專員曾德威曾任該院名譽院長。 同年春,雪松兼任白水寺、漢豐佛學院長,由映月、凈智等法師主持教務,有學生20余名。

  抗戰時期,兩處佛學院發起組織僧侶服務隊,參加救護工作。1947年6月,大覺寺佛學院舉行第一期畢業典禮,有佛學界人士參加,曾出版《院刊》一輯。

  1948年,全縣佛教有寺廟82座,田產300畝;和尚140名,尼姑23名;佛教會會員84人,大覺寺佛學院師生56人。大覺寺一直為全縣佛教活動中心,擁有大小殿堂及房屋60多間,供有數百佛像,其中有銅鑄佛像60余尊,常住和尚71名,出租田產100多石。縣內較著名的寺廟還有白水鄉的白水閹、三合鄉的中峰寺、臨江鎮的東岳廟、厚壩鄉的觀音廟、溫泉鎮的羅漢洞、大進鄉的天子廟、靈通鄉的金瓶寺等。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寺廟出租土地被沒收,原有僧尼紛紛還俗成家,佛教活動終止,所有寺廟均作了他用。

  第四節  道教

  道教何時傳入開縣,無考。清咸豐《開縣志》載:“漢張道陵曾寓開縣之安樂山。宋蘇軾有書并序。”該志總纂陳昆對此已提出置疑,在按語中說:“道陵寓開,不見他說。東坡亦不聞至開……故因府志所錄,始芟之,而仍留之,以備考”。經查《蘇軾詩集》等書載,張道陵、蘇軾所過之安樂山,系合江縣之筆架山(古名安樂山),并非開縣的安樂山。

  縣城西北郊的東岳廟為開縣道教徒活動的中心。此廟據碑載始建于明代,內有正殿3楹、復殿3楹及全套生活用房,占地10余畝。周圍古木成蔭。1934年成立開縣道教會,會長王園法。1948年10月,開縣道教會改組為四川省道教會開縣分會,共有會員32人(分布于全縣12個大小宮觀),會長劉明輝(解放前夕逃跑)。

  道教活動的經費來源主要有:田產(共24畝)所收租課,平時香火,求神問卦收入,會員所繳會費和平時化的“功果”。

  土改時,各地宮觀田產被沒收,道土、道姑都還了俗,宗教活動停止,所有宮觀均作了他用。

  第二章  幫會

  第一節  袍哥

  開縣的袍哥組織始于清末,辛亥革命前,縣城內外只有袍哥堂口5個,均發源于“古漢公”。辛亥革命后,發展到15個,即:古漢公、義勝公、忠義公、盛景社、西勝社、匯文社、奎文社、漢豐社、維新社、普通社、漢勝社、共和社、普濟中庸社、怡翕和社、同漢公。民國3年2月,袁世凱下令解散袍哥組織,7月底,全縣取締袍哥公口234處,收繳底金萬余元。民國18年,范紹增駐防萬縣,支持袍哥組織復活,縣城內兩大袍哥組織--“西勝公”、“集信長”同時建立起來。接著,義勝公、忠義公、漢江社、文峰社、勝友公、中雙社、同仁益、漢興公、義勝和、禮聚公等堂口亦先后成立,各鄉、鎮的袍哥組織也發展很快。

  新中國成立后,對袍哥組織一般成員,闡明政策,不予追究;對罪大惡極的袍哥首要分子,堅決打擊。袍哥組織的活動亦告終止。

  第二節  青幫

  抗日戰爭勝利后,青幫發展到開縣。1947年扈作汝在縣城“恒慶生”藥房代師收徒30余人,繼后有董懷亮、張揆伯、江東浦等在開縣收了一批徒弟,青幫組織逐漸發展起來,但人數不多。新中國成立后,打擊了有罪惡、民憤的青幫頭子,一般成員概不追究。青幫活動終止。

  第三節  行會

  行會,是舊社會同一行業的人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結成的小團體。行會訂有行規,有共同崇拜的偶像和大家推選的會首(亦稱行頭)。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行會和會期,屆時舉行集會以示紀念,并進行改選會首,修訂行規,籌集活動資金和吸收新會員等活動。民國時期開縣有以下一些行會。

  新中國成立后,經過對農業、手工業、私營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運動,各行會的成員均分別加入了本行業的工會、協會,所有舊行會自行解散。

  第四節  會道門

  開縣會道門組織名目繁多,遍布城鄉,計有先天大道、神兵、性理道、忠恕道、先天一貫大道、皇極道、歸根道、秋祖龍門道、孔孟道、無極道、中庸道、萬國大刀會等12種,在開縣解放前夕共有道徒近萬人。

  一、先天大道

  先天大道,又名劍仙道,民國初期為道首劉道生所創。此人以治病、宣傳佛學為名,到處欺騙群眾,發展組織。所收道徒有兩種:一種是修清規的,多系老年人;一種是修紅福的,都是青壯年。入道時,每人將全家人的生庚八字寫給道首,繳一箱黃表紙燒后即可。1949年開縣有道徒179人。

  二、神兵

  清光緒年間,周士剛在大慈山雷神廟一帶組織神兵。以設壇祭神,喝了神水就“打不進殺不進”的幌子迷惑群眾。1928年2月,結發道人來到開縣九龍山傳道收徒,8月曾率領神兵攻下臨江鎮,9月攻打縣城失敗。次年8月,神兵被駐軍和民團剿滅,結發道人被殺。以后,神兵組織在開縣仍不時有所發展,全縣有張維珍等8個支系,共有成員9百多人。1940年4月,神兵頭子魯樹林、雷八字等率領道徒在原屬譚家鄉的銀子包暴動一次,被縣府請來正規軍配合 民國剿散。1951年2月,神兵頭子周剛、彭海濤、袁春堂等在九龍山舉行暴動,殺死農會主任王行倫等6人。人民政府立即派兵剿捕,鎮壓了匪首周、彭、袁,其余按罪行輕重,亦依法分別作了處理。

  三、性理道

  1949年7月,萬縣陳宗玉、劉銘芳來開縣創辦性理道,在縣城東街皮家巷皮德沛家設立大群佛壇,陳宗玉任點傳師兼壇主,劉銘芳任副點傳師,下設天才、地才、文書等職務。是年8-10月,陳、劉廣收徒弟,發展組織;天才、地才、人才以降沙盤,講圣諭妖言惑眾。其道徒入道時,每人要繳入道費銀元6角以上。下設分壇有:西華壇(西津壩)、文理佛壇(東街)、陳樂佛壇(小南街)、三元佛壇(較場壩)。該道共有成員107名。

  四、忠恕道

  忠恕道于1910年由萬縣魏恒豐傳入開縣,初在縣城東街“洪吉祥”商店創立同善社,善長韓子明。1926年,由譚炳成、陳惠珍繼任善長,1933年遷繡衣池改名濟生堂,設文書、果證、道經、明察、庶務5股,均有股長。1949年5股為5社,由原股長擔任社長。該道為擴大組織,在臨江、溫泉、鐵橋、趙家、陳家、南門、宣漢縣分設事務所,每所設有所長,統由縣善堂領導。該道共有成員565名。

  五、先天一貫大道

  先天一貫大道,又名西華堂、青佛道、普渡門、金丹教。清光緒年間陜西西鄉一老道魏龍興來開縣發展豐樂鄉的徐友太、大德鄉的邱端玉及三合場的傅加樂入道,繼由徐等各自分別逐代發展起來。該道有眾生、天恩、正恩、引恩、保恩、頂航、十帝等道職。入道的人都必須吃長齋。1949年有成員339名。

  六、皇極道

  皇極道,又名皇極歸根道。1904年,該道師尊王家蒙(綦江縣人)、譚興文(忠縣人)來開縣明星鄉黃家灣傳道,并在黃家灣設立1個壇。后道徒增多,分為4個壇(明星鄉黃家灣、太平鄉黎子巖、陳家鄉方家灣、鄧家鄉黎家灣)。道內分眾生、領職、天恩等職。凡入道者,須繳入道費銀元2元,宣誓后方為正式道徒。該道1949年有成員376人。

  七、歸根道

  歸根道,又名歸根門。民國初期由城口蒙蒙溪傳入開縣,道首龔克端、黃興碧常在白泉、關面、滿月等地發展道徒,從事道務活動。凡入道者須繳功德費。道內分眾生、執事、五行、十帝等職務。該道1949年有成員39名。

  八、秋祖龍門道

  1949年6月,重慶總壇的萬世芬來開縣創辦秋祖龍門道,在橫街子李家公館設總壇,名“處家壇”,大肆宣揚“秋祖龍門道信五祖、五母,入道后可以免罪,修行成仙。”直到1950年上半年止,共收道徒40余人,以后就停止了活動。

  九、孔孟道

  孔孟道,又名圣人道。1903年,彭前揚(新津縣人)來開縣城東街皮農巷皮紹武家創辦遺德學校,彭任校長,彭死后,由上以紹武、張明九繼任。后遷至大慈山,改名為古輔仁學社,下設5個分社:大慈山及城內明德學校為覺一社,渠口幺古坪為覺二社,鋪溪為覺三社,豬草坪為覺四社,城同人皮家巷為覺五社,各社設正副社長、庶務、交際、文書、會計等職。入道者須繳入道會銀元5角以上。該道1949年有成員181人。

  十、無極道

  無極道于民國20年由向榮山(宣漢縣人)傳入開縣。起初,向流竄于紫水鄉一帶醫病,在群眾中吹噓“無極道的六字真經、金光咒、準提咒念了能成仙成佛,并能治病”。民國21年,發展了第一名道徒陳錫三,隨即由陳發展30余人,后共有成員43名。該道每年做會6次,散布封建迷信,迷惑群眾。平時借治病,看風水詐騙群眾錢財。

  十一、中庸道

  中庸道由萬縣響水灘人譚儉信來開縣岳溪一帶發展道徒。民國36年左右,在開縣設壇53個,有道徒5千余人。入道者須繳銀元2元。每年做“春祈”、“秋報”會兩次,對道徒講“條規諭章”,灌輸封建迷信思想。

  十二、萬國大刀會

  1929年,由云陽縣道首張大防來開縣復興鄉忠興村,欺騙群眾學法術,繼后收要子龍、張里成為徒,并在該鄉花包寨成立“萬國大刀會”,發展道徒10余名。不久,縣府聞訊,派團練搜捕,圍焚花包寨,擊潰“萬國大刀會”,但其組織尚未徹底摧毀。該道共有成員21名。

  以上12種會道門組織大都由國民黨軍政官吏及封建惡霸掌握,以行醫、傳教等為外衣,借裝神弄鬼,消災免劫,修仙成佛等手段,麻醉群眾,騙取錢財,欺騙平民,是反動階級統治人民的幫兇和工具。解放后,群眾覺悟不斷提高,各會道門的丑惡面目日益暴露。人民政府在1951年對反動會道門進行處理和打擊,但其中部分頑固分子仍不改惡從善,棄舊圖新,他們暗地里采取種種陰險手段,破壞革命和建設事業,有的甚至組織暴動。開縣人民委員會于1958年11月23日發出“嚴厲取締反動會道門組織”的布告,依法懲處了一批首惡和骨干分子,一般道徒均主動申明退道。

  第三章  風俗習慣

  第一節  衣食住行

  一、衣

  清代,各級官吏的衣冠服式,均有統一規定。民間男的著大襟長衫,早期為大袖,晚期為窄袖;女穿大襟短服,均為大袖長褲。紳士則穿長袍馬褂。戴頂頂帽(即爬皮帽)。富豪之家穿戴綾羅綢緞,貧窮者衣著均為土布大襟與膝長的衣衫。民國初期,開縣偶有著中山服、西裝革履的出現,但被視為奇裝異服。城鄉士紳仍穿長袍馬褂,頭戴博士帽、上層婦女穿旗袍短襖,緞面繡花便鞋。農村老年人仍穿土布長衫,男女青壯年多著樸素短服,頭包白布長帕,以利勞動。

  共和國時期,衣著變化甚大,男子多穿中山服(干部服),婦女大都著對襟短衣。50年代初,婦女干部以穿列寧服為主,鄉村多著大襟短裝。70年代前,男女服裝面料以細布、府綢、卡嘰、嘩嘰、燈心絨等為多,多為籃色、灰色、黑色。70年代后逐步出現化纖織品,服裝樣式仍然變化不大。改革開放以來,社會上服裝樣式舉不勝舉,西裝革履正由城鎮推向農村,婦女服裝花樣繁多,色彩艷麗。大城市的流行時裝也很快傳到縣內城鎮。

  二、食

  清代及民國時期,人們飲食,貧富迥異。富戶之家以大米為主,個別富家一日三餐,均不離葷腥。逢年過節、紅白宴會不少了山珍海味,飲必醇酒香茗。中等人家粗細糧兼食,每月初二、十六打牙祭(即吃肉),逢年過節、紅白宴會以豬肉為主,間以雞魚辦“十大碗”筵席,浦里南門、岳溪一帶時興“扣碗席”,飲白酒粗茶。貧家小戶平時汔粗糧薯類,油葷稀簿,逢年過節才吃一頓大米干飯,打一次牙祭。如遭災荒,則喝羹羹糊糊,吃糠咽菜,更談不上飲酒喝茶。

  共和國時期,人民生活大大改善,場鎮居民均食大米(從1954年開始口糧實行定量供應);農民細粗糧兼食。“大躍進”時期,農村興辦公共食堂,生活集體化,飲食習慣大改舊觀,到處都吃“罐罐飯”、“簍簍飯”。1980年,群眾溫飽問題基本得到解決,農副產品比較豐富。城鄉人民均主吃細糧,豬肉、禽蛋成了“家常便飯”,婚喪嫁娶競相攀比排場,吃喝更為講究,一般設宴10數席,多者100余席,每席4盤10碗,豐盛者至三四十盤,山珍俱備,海味齊全,名煙名酒,糖果糕點,均甚講究。

  三、住

  清代、民國時期,開縣城鄉住房等級差別甚大,城鎮的官吏、巨賈均住磚木結構的樓房或大院,平民則住低矮的木板瓦屋,貧苦居民則在城墻、僻巷搭窩棚居住。農村富紳都建有土(磚)木結構的瓦房莊園,石砌箭樓(即碉堡),繞以圍墻。莊戶人家則住低小的瓦屋、茅舍。還有不少貧苦農民棲身于草棚、巖洞。

  共和國時期,人民居住條件日益改善。60年代左右,縣城房屋一般為磚木結構的平房或二三層的樓房,70年代末至80年代,漢豐鎮一批鋼筋混凝土的六七層高樓鱗次櫛比地興建起來,農村也興建了一批磚木、水泥結構的瓦房小院或樓房。但多數農民仍住土墻瓦屋,住草棚、巖洞的人極少了。

  三、行

  解放前,開縣交通閉塞,行路艱難,有錢者出門則坐轎、騎馬。運輸貨物離不開肩挑背馱。共和國時期,交通事業發展很快,現在縣內的公路已與四鄰各縣連接,各區鎮均有公路供汽車行駛,農民趕場乘車極為方便。城鄉人家買有自行車的很普遍,1985年全縣共達8837輛,摩托車也不少。長途跋涉,肩挑背馱,逐步為機動車輛所代替。

  第二節  婚姻  喪葬

  一、婚姻

  清代及民國時期,縣內男女婚姻,一直遵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封建婚姻制度,一般經過媒人撮合、發口八字、上門相親、下聘訂婚、擇吉報期、娶親拜堂6個步驟,男女婚事即告完成。此外,還有幾種婚姻形式:

  童養媳(俗稱“小媳婦”):年幼女子(幾歲或十幾歲),因父母死亡或家貧,未娶即到婆家為媳,為其干活,待成年后才舉行婚禮。童養媳大都遭到公婆的歧視和虐待,處境低賤悲慘。

  指腹為婚:兩家原系至親摯友,雙方妻子懷孕時即指腹為婚,分娩后如一方是男,一方是女,便正式定婚。

  過門守節:清末,仍有個別封建思想嚴重者,未婚女媚已死,仍將女兒送到男家為媳,終身守節不嫁。

  一子祧兩房:兄弟死后,僅有一子,無子者將侄兒過繼,共同撫養,成年后,兩房為其各娶一妻,以圖生子傳宗接代。

  再醮:又稱“改嫁”,過去叫“出姓”。民國時期,寡婦再嫁,被人歧視,境遇凄慘。再婚時,富有人家只能坐小轎,貧家小戶則是步行,到了婆家不準從大門進去,只能從后門進屋。

  自由婚姻。民國中期,開縣青年知識分子中已有男女雙方,互相愛慕,自由結合的。

  新中國成立之后,才從根本上廢除了極不合理的封建婚姻制度。1953年國家第一次公布新婚姻法,男年滿20歲,女滿18歲,只要雙方本人同意,經村公所介紹,區、鄉人民政府登記,發給結婚證書,即算正式結婚,受到法律保護。男女雙方在領取結婚證書后,舉行簡單儀式,宴請少數客人。一般不要彩禮,不索嫁奩,不收賀禮,樹立起20世紀的婚禮新風。

  十年動亂期中,封建思想、資產階級思想回潮,嫁娶奢侈之風,舊的一套繁禮縟儀一度泛濫。

  1980年后,新婚姻法重新修訂公布,提倡晚婚晚育,男子年滿22歲,女子年滿20歲,始準結婚。同時,大力提倡婚事新辦,舉行集體婚禮,也有旅游結婚者。

  二、喪葬

  縣中舊俗,凡人將死之際,其家屬、子孫環跪其前,燃香燭,燒紙錢,俟其斷氣,名曰“燒落氣錢”。隨即鳴鑼請水洗尸,名曰“洗神澡”。接著將尸體移于木板上,稱為“下榻”。然后子孫齊集裝殮入棺,謂之“親視含殮”。將棺材于堂屋正中安放,方著手籌辦喪事。富貴之家發出“訃告”,貧家小戶用口信通知親友。家中則請道士數人,制靈牌供于柩前,在鑼鼓聲中,誦咒念經,叫做“開路”。又請堪輿(俗名“地仙”)看風水,覓吉地安葬。數日之內,吊者盈門。死者子孫,披麻戴孝,稱為“孝子”,孝子必向來賓叩頭致謝。安葬前夕,喪家治筵招待吊客,贈每人白布一塊(短者1尺,長者5尺)包在頭上,謂之“戴孝”。致吊者贈喪家以賻儀、挽聯、至親摯友則以吹手鑼鼓、獅子,一般親友送泥塑三牲祭禮,富有至親則送真豬、羊、雞、魚致祭。

  當晚鑼鼓喧天,鞭炮轟鳴,雜耍獅舞,通霄達旦,是謂“坐夜”。富貴門第,是夜還要舉行“點主”、“坐所”等儀式。次日清晨出殯,早飯后,敲鑼打鼓,子孫扶櫬,親友送葬,將棺材抬至墓地安葬。葬后還要將靈牌捧回,供于堂上。每逢七日,必請道士或僧侶念經焚帛,是謂“應七”,七七截止。滿百日做道場一次,謂之“招親”。凡逢周年,還得請道士誦咒念經,超度亡靈,是謂“齋醮”。時滿3年, 則大做道場3-7日,然后將靈牌捧出燒毀,至此,服喪始告完華。一般平民喪事程序差不多,但較為簡便。

  舊時喪葬,封建迷信色彩濃厚,禮儀繁瑣,浪費錢財。富家借辦喪事顯赫門庭,揮金如土;貧者地無立錐,只有“打冷埋”、“討地埋”。

  新中國成立后,破除迷信,摒棄陋習。提高喪事簡辦,人死后,親友贈以挽聯、花圈、祭幛,開個追悼會,即行安葬。只是農村辦喪事尚殘存一些舊的痕跡。1977年11月,縣內興建火葬場一座,當年僅火葬尸體11具。以后,隨著宣傳教育的深入,具體政策、措施的落實(1984年縣人民政府明文規定,除大進、巖水、正壩、天白、岳溪5個區離公路5公里以外的邊遠地區為土葬區外,其余地方都劃為火葬區),火葬日益普及,1985年,全縣共火化尸1250具。

  第三節  時令節日

  一、傳統節日

  1、春節

  春節是我國人民的傳統節日,從古至今,人們都特別重視,過節時間長,內容豐富多彩。開縣習俗,從臘月初八吃“臘八飯”開始,二十三過小年,三十團年,除夕守歲,元旦出天行,正月初一、二、三拜年、請春客,初九登高,直到十五鬧元霄,春節才算過完。

  迎春盛會:開縣舊俗,“立春”前一天,縣城舉行隆重的迎春儀式,城鄉男女老少,打扮一新,云集縣城看熱鬧。迎春儀式由縣官主持,全衙文武官員都得參加,縣長乘八抬大轎、其余乘小轎或騎馬。龐大的儀仗隊作前導,中間高抬著用紙、竹扎成的芒童、耕牛。在喧鬧的鼓樂聲、鞭炮聲中,浩浩蕩蕩的迎春隊伍游街一圈,然后到老關咀河壩舉行祭祀、耕稼儀式,縣長親自犁田、插秧,以示重農,教民稼穡。

  新中國成立后,春節這個傳統節日被沿襲下來,國務院規定放假3天。開縣城內人民在節日里或慰問烈軍屬、離退休干部,或探親訪友,或參加各種文娛體育活動。縣內各場鎮影院晝夜不停地放映各種影片,較大的場鎮還有龍燈、獅舞。縣、區、鄉層層舉辦文藝調演,并開展籃球、排球、乒乓球等競賽活動。

  2、清明:

  清明節時,開縣城鄉,家家都要掛墳掃墓,緬懷祖先。早年由宗族清明會主辦,置三牲酒醴、香帛紙燭,游祭列祖列宗之墓,墓掃畢,參與者齊集墓地野餐。建有宗祠的,則回祠堂聚餐,俗稱“吃清明會”。解放后,“清明會”消失,但每到清明節,掛墳掃墓者仍不少。民間還有吃“清明粑”的習俗,即采名叫“清明菜”的野菜,攔和米面、紅苕、糖類做成粑,蒸熟食之。

  3、端午節:

  農歷五月初五,相傳為屈原投江祭日。開縣漢豐、溫泉、臨江鎮等地,間亦繼承古風,舉行“賽龍舟”活動。家家戶戶包烷粽子、蒸包子、吃包面、喝雄黃酒。門前懸掛菖蒲、艾葉以避邪、疫;又以綠色綢布做成小猴兒系在兒童身上,俗謂可減輕痘麻。這些網俗相沿至今。

  4、中元節:

  農歷七月初一至十五,開縣舊俗,迷信傳說“冥府開放,讓鬼魂回家探親。”各宗教團體,有舉辦“盂蘭會”做“放生法事”等迷信活動。城鄉人民多于這段時間設酒肴祭祀祖先,并燒化紙衣、紙錢,以寄托懷念。解放后,破除迷信,不再做“盂蘭會”和“放生法事”,但燒紙錢,設酒肴祭祖先的仍不少。

  5、中秋節:

  農歷八月十五日為中秋節。開縣民俗,是日白天將糯米蒸熟后,用蘆竹舂融,做成“糍粑”,拌糖食之。入夜,全家大小圍席而坐,品嘗月餅、瓜果。如逢秋月皎潔,人們精神倍爽,欣賞月華。亦有人于是夜竊別人園中瓜果,叫“摸青”,將摸來的瓜果,伴以鼓樂,送至乏嗣之家,名曰“送子”(寄希望于來年生子)。解放后,偷瓜送子的陋習已被革除。中秋賞月的傳統仍被繼承下來。

  二、民國時期的法定節日

  1月1日   中華民國開國紀念

  3月29日  革命先烈紀念

  8月27日  孔子誕辰

  10月10日  國慶

  11月12日  孫總理誕辰

  以上紀念日,均休假一天,并舉行紀念活動。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定節日

  元旦節:公歷1月1日法定休假一天。

  國際勞動婦女節(亦稱“三·八”節):3月8日,各機關、企事業單位女職工休假半天,縣和基層婦聯都舉行座談會或表彰先進的活動,以示慶祝。

  國際勞動節:5月1日,法定休假一天,并舉行各種慶祝活動。50-70年代,縣、鄉黨、政機關分別召開群眾大會,會上可表彰先進模范人物或舉行其它活動,以示慶祝。

  青年節:5月4日,各級共青團組織都要開展紀念活動,表彰各條戰線上的優秀團員、先進青年,發展一批新團員,并開展一些文體活動。

  國際兒童節:6月1日,全縣各小學、幼兒園的少年兒童休假一天,參加各種公益或文體活動。城、鎮各影劇院半價或免費供小朋友觀看節目,少先隊組織一般要舉行新隊員入隊宣誓儀式,有的還要舉行野餐、文藝表演等活動。

  中國共產黨誕生日:7月1日,各級黨組織都要舉行紀念活動,黨的基層組織還要評選出先進黨支部和優秀黨員。

  建軍節:8月1日,縣委和縣府都要對當地駐軍和軍事部門進行節日慰問,組織專業或群眾藝術團體作慰問演出,開展一次擁軍優屬活動。

  教師節:1985年1月,全國人大六屆第九次會議通過以9月10日為教師節。縣、區、鄉各級政府開展慰問教師和表彰優秀教師的活動。

  國慶節:10月1日,法定休假兩天。50年代,城鄉場鎮一般都由當地黨政機關召開慶祝大會。80年代,中央決定不再組織游行,但各單位扎彩坊,貼標語,辦專欄,各文娛場所都上演精彩節目,已成定俗。

  第四節  禁忌

  舊社會,由于封建迷信思想的影響,民間禁忌甚多。較普遍的有:

  忌屠:每逢早象嚴重,忌宰殺牲畜,以求蒼天保佑,早降甘露。

  忌串門:喪家及遭火災之家,其家庭成員7日內不外出串門,以免將“災星”帶到別家。

  忌掃地:大年初一、立春忌掃地,否則當年跳蚤多。

  忌出門:春節期間,不過正月初三不開大門,婦女不到別家去。產婦未滿月不出自家大門,未滿40天不進別人家的大門,以免給人帶去晦氣。

  正月忌頭,臘月忌尾。正月初,臘月末均忌說不吉利的話,否則會出事故。

  忌糞。每月初一、十五忌挑糞,否則多災難。

  七不出門,八不歸家。即每月逢七忌出門,逢八忌歸家,否則不吉利。

  忌“放快”。逢年過節及每天早晨忌“放快”(即說不吉利的話),否則做事不順利,等等。

  以上禁忌,隨著文化、科學知識的普及,現在相信的人很少了。

  第五節  歷史陋習與社會病態

  吸毒:鴉片戰爭后,煙毒傳入開縣,吸毒者初時多為富戶豪紳、官吏流氓。民國9-24年,農村大種鴉片,城鄉煙館林立(且登記向政府納稅),煙毒泛濫,吸毒者遍及社會各階層。民國25年,政府明令禁煙,農村雖不種鴉片了,但吸毒、販煙毒者仍未減少。地方官吏和惡霸互相勾結,把持販運煙毒品,并從中漁利,抗日戰爭后期至解放前夕,煙毒仍然有禁不止,吸毒升級為嗎啡。不少人吸素養成癮,體質贏弱,形容憔悴,荒廢生產和工作;有的甚至傾家蕩產,淪為娼盜、乞丐。新中國誕生后,煙毒才基本肅清。

  賭博:賭博泛濫是舊社會的普遍現象。賭博遍及開縣城鄉,每當逢年過節、紅白宴會,賭風更盛。富紳巨賈多押“紅寶”、打麻將、撲克,賭注頗世,一般賭徒則搖“單雙”、擲骰子、打紙牌、推牌九,賭注較小。因賭博傾家破產,淪為盜匪者屢見不鮮。解放后人民政府明令禁止賭博,賭風基本絕跡。70年代中期至現在賭風復辟,有蔓延之勢。

  嫖妓:民國時期,開縣城內興隆街、繡衣池、小南街私設的妓院不少,農村場鎮亦有少數暗娼。解放后,黨和政府重視對此類人員的教育工作,讓其積極從良,以從事正當職業或以勞動謀求生活,妓女基本絕跡。80年代又有賣淫、嫖娼的現象出現。

  溫湯井元宵對罵:每年元宵佳節,溫湯井玩罷龍燈,河東、河西兩岸群眾便提燈攜凳,魚貫上山,圍坐山頭,設案秉燭,擺上煙茶,然后,公推幾位聲音宏亮的男女,輪流指名道姓地黷罵對方,并且互不插咀打岔,都洗耳傾聽。罵完一陣之后,群眾就鼓掌喝采,借以助威。任何人不得加以阻止或事后報復。被罵者一般都是平時橫行鄉里的豪紳惡霸。罵的內容全是這些人暴發橫財、男盜女娼、家私艷史和欺壓良民的丑惡劣跡。那些平時作惡多病,自忖要挨罵的人,每到這晚,只好規規矩矩,閉門青聽。此舉雖屬陋習,但也是勞苦大眾向權勢者進行斗爭的一種手段。

  打醮:舊社會,人們懾于旱、澇、雹、蟲等自然災害,于是求神保佑,每年春耕大忙前,由地方紳士出頭,發起“打醮”。請僧道于當地寺廟內做法事數日,所需費用,按戶攤派。既耗錢財,又無濟于事。

  看風水:堪輿之道,所謂龍、穴、沙、水,迷信者甚多。認為埋的祖墳,修的住宅地勢好,子孫即可升官發財。有權有勢者為謀取好陽宅、墓地強占平民良田熟地,整得別人家破人亡。

  算命、看相:有些人受“生死之命,富貴在天”宿命論的迷惑,欲預卜一生的吉兇禍福,便請“八字先生”算命或“相師”看相。這些迷信職業者為騙取錢財,便用一套模棱兩可、似是而非的語言,胡編亂謅地給以說明指點,有的人竟深信不疑,聽到好的沾沾自喜,聽到不好的就悲觀失望,這樣聽天由命,不求進取,貽誤事業,害人不淺,有的甚至釀成種種悲劇。

  測字、抽彩條:與算命、看相本同無異,算命、看相系卜一生之休咎。測字、抽彩條乃問一日一事的吉兇。操此術者擺攤于街頭巷尾,求卜者路過時隨手拈攤上一紙筒,上書一句或幾句話,由擺攤者信口解釋、發揮,求卜者則以此推斷當日運氣的好壞,做某事的成敗吉兇。本屬無稽之談,偏有人信以為真。

  渡關:解放前,父母為子女消災免難,請巫師(端公)做法事,搭橋渡關,請當地有名的人或高齡者(亦有請叫化子的)贈送禮物,為其接關,貧窮者有以碗相贈,是謂“長命碗”。

  送歲鑒,財神:舊時春節,有一些貧苦人,除夕之夜,齊集臨江鎮東岳廟內,靜候新年“歲鑒”。正月初一黎明前,長老和尚做法事、抽簽后,將簽文用紅紙書寫貼于正殿大燈籠上,候簽者立即用小塊紅紙照抄或用木板刻印后,隨即將復制的歲簽挨門挨戶分送,人們便從簽文來推測當年年景的豐歉,并給送簽者以食物或“紅包錢”。還有一些窮漢則用小塊紅紙印上趙公元的圖像,以拜年方式送給家家戶戶,博得主人的歡心,弄點吃的或“小惠”。

  招影子:迷信思想嚴重的人,患病不求醫服藥,認為是影子(即魂魄)被鬼神懾去了。于是請端公、道士至其家,做法事把影子招回來,病就會全愈。

  觀花、問水:迷信思想嚴重的人,患病即疑鬼神作崇,請巫婆、神漢至其家,設壇祭神發相,或說或唱,一派胡言亂語,弄得病家不知所措。近十年來此項陋習又有所抬頭。

  盜匪、兵患:民國時期,開縣盜賊蜂起,土匪猖獗,兵患頻繁,廣大人民深受其害。地方豪紳、惡霸與匪徒勾結,坐地分贓;政府、官吏收受賄賂,得錢賣放。因而盜匪更加肆無忌憚,為所欲為。他們明目張膽,數十人結伙躉起“棚子”,晝夜不分,拉肥綁票,攔路搶劫。民國9年,僅臨江一帶就有土匪棚子100多個。民國14年,農歷十月二十四日晨,開江匪首方麻子,率匪徒1000多人,持槍擄搶臨江市,搶走鴉片300多挑和大量金銀、綢緞、布匹,拉肥300多人,街上不少居民被洗劫一空,衣食無著。民國35年3月至36年4月,僅一年之內各鄉向縣政府呈報的搶劫案,竟達70次之多,匪徒們十幾人,數十人結伙,荷槍實彈,乘黑夜破門入室,殺人越貨,大肆搶劫民財,社會治安極為混亂,人民生命財產得不到保障。

  民國9年江防軍、民國11年機關二連、民國13年爛八連,在開縣拉扶、搶劫、騷擾百姓。民國21年,崔二旦的隊伍駐扎開縣,在譚家、大進一帶,奸擄燒殺,無所不為。開縣解放前夕,吃光隊路過開縣,到處打家劫舍,搞得人心惶惶,雞犬不寧。

  男蓄辮:封建禮教,男尊女婢,視婦女小腳為美,女孩從小即用布條纏足,使腳掌纖小,名曰“三寸金蓮”,實則使婦女終身成殘。民國時期,禁止纏足,但窮鄉僻壤,仍有積習難改者。解放后才根本革除這一陋習。

  殺女嬰:舊社會重男輕女,認為男可以傳宗接代,“女生外向”,生女嬰的產婦也受到歧視和冷遇。因而有的人家(多為貧困戶)便把女嬰溺死在浴盆內,或扼殺于襁褓中。此種陋習,直到解放后才基本杜絕,只是在農村仍有少數遺棄女嬰的現象。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人民群眾思想覺悟不斷提高,以上陋習逐步被革除。

  第四章  方言  民歌  民謠(諺)歇后語

  第一節  方言

  開縣方言一部份與湖南、湖北方言相同和接近,因為開縣部份居民早年系從湖廣移來,一直保存湖廣方言。特別是正壩區的廖、劉等姓居民在民國時期仍在家里沿用“新化腔”。一部份屬于四川方言,與川東各地相同。

  開縣的方音和普通話或四川方音比較,顯著的特點是沒有鼻音n,而混為舌邊音l,如把“牛”(niu)讀成“劉”(liu);對h和f的字讀音混淆,如將“花”(hua)讀成“發”(fua);將“飛”(fei)讀成“灰”(hui);將“風”(feng)讀成(hong)等。在音韻方面,也因地域遼闊,縣境之內各不相同。在中興、巫山兩鄉,明顯和開江接近;岳溪區一帶與萬縣音韻相同;巖水、白泉、滿月等鄉音韻接近巫溪、城口。

  第二節  諺語  民謠  歇后語

  一、諺語

  男子無志,盡鐵無鋼;女子無志,爛草麻絨。穿不窮,吃不窮,算計不來一世窮。逢貴莫趕,逢賤莫懶。勤喂豬,懶喂蠶,二十八天撿現錢。人在人情在,人死兩丟開。孝順的兒女。不如忤逆的夫妻。種壞莊稼誤一季,討壞婆娘誤一世。一天攢一口,一年攢一斗。家財萬貫,不如簿藝一身。家中有金銀,隔壁有戥秤。興家猶如針挑土,敗家好比水推沙。忍氣能生財,和氣家不敗。忍卻一日之氣,免得百日之憂。教子嬰孩,教婦初來。好事不出名,惡跡傳千里。寒時辦來急時用,急時辦來不中用。果子好吃樹難栽,粑兒好吃磨難捱。出門看天色,進門看臉色。好兒不得良田地,好女不穿嫁時衣。在家不會迎賓客,出門方知少主人。人老才乖,姜老才辣。有借有還,再借不難。家有一老,黃金百寶。

  二、民謠

  匪如梳,兵如篦,團防猶如刀子剃。

  頭天過萬縣,二天打回轉,連翻兩座山,你看難不難。

  前世作了惡,這世進山河。爬的猴兒坡,過的溝溝河;穿的爛筋筋,吃的洋芋坨;烤的轉轉火,包的棕裹腳;燒的蘭花煙, 睡的包谷殼。

  三、歇后語

  長店坊的桂花糕--有明糖(堂)  溫湯井的鹽水--扯得很

  臨江市的高梁--一套溫(實)    城墻上的麻雀--嚇大了膽的

  衙背后漲水--街(該)背濕(時) 茅坑里的石頭--又臭又硬

  帶彭門的湯圓--吃也慪氣,不吃也慪氣  大池山的熟米--碓(對)打(了)

  城隍廟的鼓槌--一對

  第三節  民歌

  清乾隆《開縣志》記:“俗重田神,漁樵耕牧,好唱竹枝歌”。清咸豐《開縣志》載:“《寰宇記》:開州風俗……男女皆唱竹枝。”竹枝歌是下川東民歌的總稱,從以上記載可見開縣民歌源遠流長。開縣民間樵夫牧音多會唱山歌,且常用《盤歌》互相問答,山間此起彼應,音韻優美;農民在薅秧、薅草的農忙季節為了提高勞動效率,常聘請民間歌手打薅草鑼鼓助興;開縣抬工號子更為有名,曾出席四川省文藝調演演出,春節時全縣城鄉都時興玩采蓮船、打蓮廂。開縣文化館曾多次搜集民歌,1983年印成《開縣民歌集在》,收錄176首。

  第五章  社會主義新人新事

  解放后,清匪、反霸、鎮反、土地改革等政治運動,猛烈沖擊種種惡風陋習,掃蕩舊社會的殘渣余孽,社會和人的精神面貌都為之大變。50年代社會主義新風尚基本形成,誠實勞動、節儉樸素,平等待人,尊老恤幼都蔚然成風;社會漢字狀況良好,不少地方真個是道不拾遺,夜不閉戶。大躍進運動中盡管人民生活極度困難,大多數人仍然寧愿挨餓也不偷不盜。文化大革命的惡浪破壞了社會主義的道德觀念,宣揚打、砸、搶是革命行動,社會風氣一反常態,舊社會的各種丑惡風習迅速復萌蔓延。1979年,群眾中又自發興起“學雷鋒”等精神文明建設活動。1982年中央發出開展“五講四美”活動以后,把每年3月定為“全民文明禮貌月”,精神文明建設更加有領導、有計劃地在全縣開展起來。

  第一節  舍身為公  舍己救人

  1956年7月萬開公路修筑過程中,54公里跨越黑泥溝處正在修建石拱橋,一日夜間突降暴雨,山洪猛至,建橋所用木拱架被沖垮,木料被全部沖走,當時守護在工地的趙丕全等2位民工,奮不顧身跳入水中搶救木料,最后,因體力不支,兩人均被洪水吞沒而犧牲。為紀念兩位舍身為公的民工,筑路指揮部為此橋命名為“雙烈橋”。

  1982年7月16日,南門公社遭受歷史上罕見的特大暴雨,上午9點鐘,南門場的河面,洪水已漲到700多米寬,波濤洶涌,渡船停開,場上1000多名群眾被洪水圍困,齊聲呼救。在此危難關頭,公社黨委副書記楊德清和共產黨員王立都,不顧生命危險,駕舟劈浪到對岸,和地、縣派來的搶險隊一起,把圍困群眾一船一船地救了出來。公社武裝部長徐友忠的家門已被洪水淹沒,當他看到南心村二組的250名社員被洪水圍困無法脫身時,毅然置家庭安危于不顧,帶領船工同洪水搏斗了3個小時,把受圍困群眾全部轉移到安全地帶。他還沒喘過氣來,忽聽到八組有不少人站在屋頂上高呼“救命”,又立即帶領船工,將13名社員接到船上。時至下午3點鐘,還有34名社員被洪水圍困在南門食品組樓上。劉啟忠、楊德清、譚仕榮和徐友太等5人,立即駕船前往營救。他們站在水中手拉著手,讓災民從肩上踩過上船,經過兩個多小時的緊張奮戰,使34名社員全部脫險。公社黨委一班人和廣大干部、群眾一起戰斗,直到晚上10點鐘,終于把被洪水圍困的1000多群眾全部救了出來。

  渠口鄉向陽村農民何祖敏附近有一條溪溝,是本村學生上學的必經之路。但由于沒有橋,一遇大雨,溪水猛漲,學生們過河十分危險。何祖敏從18歲開始,每逢漲水,就義務背學生過河,整整堅持了18年。1985年7月5日早晨,溪水暴漲,何祖敏在送小學生何公培過河時,腳踩石頭一滑,頭栽在水里,被激流推下了幾丈高的懸巖,跌成重傷,經搶救無效,不幸獻身。渠口鄉的干部、教師、學生和家長,無不悲痛萬分,鄉政府號召全鄉人民向他學習。

  第二節  熱心公益事業  修橋補路

  白水鄉黃金溝農民石工龍斯文,鑒于溪上無橋,山洪暴發常沖走過路行人,已死亡10余人,龍斯文的哥哥也是被溪水沖走的。1980年6月他向附近群眾倡議農閑修橋,并出面募集資金,首先在一次沖走8個小學生的大河溝灣建成一坐長7米的石拱橋,取名“救濟橋”。以后,他又繼續發動群眾出工和募捐錢糧,修成了蓮花橋(長30米,單拱大跨20米)、群里橋(長18米)、雙河橋(長38米,兩孔)。他又聯合龍水村農民譚成樹、譚成祿,白水鄉農民譚孝成、龍成金等人,發動群眾修建由三合鄉農興村至四合鄉朝陽村長達6.5公里的石板大路,被命名為黃金大道。

  白水鄉白水村農民杜芒錫募集資金、勞力,于1984年修成三合場至龍興村石板路一條。

  金山鄉農民陳景國、陳光銀、萬本均等募集資金、勞力,于1985年改建閃峰巖至卡子的石板路2.7公里,并帶動全鄉群眾共同修路,共4條,長6公里。

  齊力鄉義和、修文、鏡巖3村農民集資2萬元和獻工投勞修成長31米石拱橋一座。

  修文村農民楊義科父子3人出資投勞修建石板大路200米。麻柳鄉以“民辦公助”的形式集資投勞修建一座長75米的石拱橋,承包工程石工廖昌榮捐款2000元、106歲老人陳可香和80歲老人殷國玉各捐款10元,古稀老人徐開科捐款100元。

  龍茶鄉龍井村退休煤礦工人黎輝良一貫熱心修橋補路,從1953-1972年的19年間,以工資和妻子養豬收入,在趕場嶺、九道拐等處,建起石平橋8座。

  龍茶鄉七一村專業戶廖謀勉捐款人民幣480多元,并與兒子一起動手修一座石橋,解決了4個鄉的行人和學生過河難的問題。

  紫水鄉紫水村烈屬、加工專業戶廖謀佑,1984年3月,將兒子廖百勇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犧牲后所得的撫恤費500元,全部捐獻給龍茶鄉修建七一大橋。

  第三節  忠于職守  不計名利

  開縣郵電局工人江德芳從1951年擔任開縣至城口縣(1961年后改為大進鎮至白泉鄉)步班郵運員以來,28年如一日,長期高山峽谷里跋山涉水,行程達50萬公里,相當繞行地球12圈,被譽為“巴山鴻雁”。1978年四川省人民政府授予他勞動模范稱號。長途話務員郭英,為了精通業務,下班不休息,練書寫,背號碼,走訪用戶,征求意見。1985年1月-9月,她共接電話近3萬個,未發生過一次差錯,有效率都在93%以上,最高一次達到98.21%。電報投遞員韓小林,為投遞一份人、地名不清的電報,跑遍了整個漢豐鎮,終于找以了收報人。

  漢豐鎮清潔工徐心軍,“為了干凈三萬人,不怕自己一身臟。”1982年以來,不但節假日沒有休息,而且從未請過病假、事假,結婚之日仍然堅持運定垃圾。

  原開縣交通局副局長朱大倫,1981年1月離休以后,仍然為改善山區交通運輸而忘我工作。1981年7月2日,新修的開城公路在開縣境內的一段百多米的路面被洪水沖毀,老朱不顧年過花甲,主動帶領技術人員和民工前去搶修。他不畏艱苦,在高山墳地搭起草棚作指揮部,不顧個人安危,帶領民工爬上懸巖,在16米高的峭壁上打眼放炮;因過度勞累,腎炎病發,不得已住院治療,他不等病愈就返回了工地;他老伴拉他回家休息,他說:“不修好開城公路,我決不回家!”在他的帶領下,經過一百個晝夜的激戰,終于把沖毀的路段修好了。1984年5月,縣里決定修一條3里多長的煤礦公路,要求3個月完成,朱大倫二話沒說,又立即奔赴新工地。

我要報料(投稿)

相關新聞

最新評論

評論聲明:
1、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3、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備10018461號
Copyright2010 www.135954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開州日報由中共開縣縣委、開縣人民政府主辦 開州新聞社出版 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建立鏡像
体彩福建36选7第18076期 jrsnba录像回放 网易意甲体育新闻 柳州天天爱麻将 贵州11选五网上购买 36先选7开奖结果 东北麻将玩法和规则 同城游美女捕鱼抽话费抽哪个 好玩棋牌下载 五码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大嘴刨幺苹果手机版官方下载 幸运28怎么看走势图 4887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小说 国际顶级棋牌游戏下载 江苏11选5开一定牛遗漏 福彩开奖号码双色球 手机四川麻将下载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