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縣志》第二十三篇 附錄

2010-07-26 17:04   來源:開縣志     編輯:唐超  評論0人參與

  第一章    歷代舊志序

  第一節    乾隆《開縣志》序

  清·知縣  胡邦盛

  縣之有志,猶國之有史也。所以備一邑之情形與歷代沿革、山川、人物、古跡、新猷,巨細精粗,悉皆開載,使披閱者心胸洞澈,觀感奮興,是志之一書,誠宜亟為之講也。粵稽開本魚復之地。唐、宋時為州、為郡,尋改不一。明置縣,屬于夔州,國朝因之。雖僻處偏隅,而景物繁華,英賢聚集,盛山吟杜甫之詩,梅溪詠張籍之句。其官斯地者,若韋平章、溫侍御,柳左丞諸公,儒雅風流,經綸展布,詹乎尚矣。自兵 以后,人民遷徒,典籍無存,開之為開,豈復過問,此志之無,聞由來已久,至我朝定鼎,海宇升平,四方寧謐,休養日深,惠澤時下,兼復各上憲撫緩教導,培植殷勤。邇年生齒益見蕃衍,農工商賈白皋  白皋  熙熙,說禮敦詩,家弦戶誦矣。顧其志書一道,闕然未備,其何以揚盛美而昭文治歟。乙丑夏,蒙大中丞檄飭州縣纂修志乘,誠以富庶之余,典章宜備,迨如周官、周禮,毋使或遺。仰見大人維世之深心,聞幽揚美之至意,爰是凜遵憲檄,不敢因循,廣為搜羅,參互考訂。特是湮沒已久,取效無從,欲求精詳而悉備,其如全豹莫窺,即有一二之足徵,亦等郭公夏五,詢之父老,酌之紳衿,所記所傳,皆魚魯多訛,亥  莫辯,深慮不足以傳信,茲特就其所有,悉為備錄,別類分門,得成二冊,校讎稽考,俾以成書,亟付梓人,登諸梨棗。倘后之君子或有得于斷簡殘篇,或獲于珍藏家乘,幸為列入匯門,傳之不朽,庶得集腋成裘,豐其卷帙,是在有望于來者云。

  時乾隆十一年,歲次丙寅仲夏端陽日

  開縣知縣,紀錄二次胡邦盛謹序。

  第二節  咸豐《開縣志》序

  (一)清·知府  黃銘先

  周禮,小史掌邦國之志,外史掌四方之志。邦國之志即今之國史,四方之志即今直省通志及府、州、縣志。欲知一代之興衰治亂,舍國史無由;欲知一省之風土人情,舍通志無由;欲知一郡一邑之沿革建置,山川形勢之險隘,戶口田賦之多寡,政治之美惡,人物之臧否,舍府、州、縣志無同上。志不綦重矣乎!開縣無志已百余載,李令翰卿于去冬攝篆來開,甫近一年,興學校,修城池,筑寨堡,以次畢舉。今復將邑志修成,而請敘于余。余喜樂事赴公,而易于蕆事者,邑人之力也;余尤喜邑人之所以樂事赴公,而易于蕆事者,李令之力也。抑余更有望者,方今粵匪未靖,蜀中山川形勢甲天下,而夔屬實為全川鎖鑰,愿蒞茲土生者披圖按籍,扼其關隘,守其堡寨,奠一郡于磐石之安,享國家升平之福,是則余之所厚望也夫!

  賜進士出身,誥授朝議大夫,四川夔州府知府,商城黃銘先謹序。

  (二)清·知縣  李肇奎

  開在秦漢時,其荒僻無論已,即唐代猶為遠州,往往為朝臣左遷者居之。迄今讀昌黎盛山十二景詩序,未堂不廢書三嘆也。下及有明,人才輩出,始彬彬然,與通都大邑埒焉。予堂登毗盧、迎仙諸山,見夫雙江匯流,千峰環峙,土壤沃美,民物雍熙,竊嗟異者久之。至詢西流,巴渠之故城,扶嘉,徐慮之遺跡,與夫漢唐人碑版,歷代名宦,風流善政,邑父老皆瞠目不能答。退而與邑之士大夫游,則亦約舉其一二,鮮能道其詳。蓋邑乘之不修也久矣,嗟嗟!后之視今,猶今之視昔,倘再歷數十年,數百十年,即見在落落數大端,亦等諸搜草荒煙,無從過問。后之人雖欲征遺文,鬼逸事,抉剔爬梳,補綴故簡,其孰從而求之,詎不深可憂哉。予權開之次年,編保甲,修城垣,諸務甫竣,即有修志之思,苦無徵侶。乃訪得乾隆初舊志一帙,道光初沈君廷輝,石君彥恬兩稿。適邑進士陳君昆讀禮家居,遂延請秉筆,予聽訟之暇,亦時相過從,往返商榷,五閱月而書成,夫修史莫難于志,江文通堂言之。是編雖不敢謂棄取允當,說核無遺,要亦可備一時之掌故云爾。

  時咸豐三年,歲次癸丑,季秋重陽日。

  署開縣知縣,三原李肇奎撰。

  (三)清·陳昆

  閭史所書者一鄉耳,終年不更,則乘除之數矣知。家譜所載者一族耳,一世不修,則昭穆之序必亂。況州縣地廣二三百里,事關國計民生之大,不有志也,其何以久。吾開在三代前無論已,自秦廢封建為郡縣后,其見于《華陽國志》、《寰宇記》等書者,不過建置不風,他如戶口之盛衰,賦役之盈縮,風俗之淳漓,與夫禮樂兵刑之治績,忠孝節義之人物,皆寥寥不獲多見,蓋邑乘之缺略,未有如吾開之甚者也。昔韓嬰有言:不習為吏視已事。司馬子長云:前事不忘,唯后事師。古未有不遵成憲,而能因革馳張,道一風同者。當今治道之不純,未必不由乎此,吁可懼也。咸豐二年冬,三原李侯翰令來篆吾邑,下車后即除奸宄,興學校,修城垣,筑寨堡。越明年,次第善事,即殷殷以邑志為念。于是極力鬼葺,得舊志數卷,及沈、石兩君稿,而囑昆秉筆,昆自維學識淺陋,弗克勝任,再三辭不獲已。乃日從邑士大夫咨訪周諏,折衷掌故。而侯公余之暇,亦時相采訂。缺者補之,論者正之,疑者闕之,冗者芟之。自星野地理,以及人物、詳異,無小無大,咸歸網羅,考其源流,證其得失。唯宋元以前,采綴從略;有明而后,編紀較多。昔龍門之筆,備悉于秦漢;蘭臺之史,獨詳于哀平。大抵耳目近,則搜羅易,亦時勢使然也。顧念開之志乘, 國朝有事于此者凡三次,被則簡略太甚;繼則道旁筑室,完善難求;至今日李侯毅然有作,乃獵乃漁,乃陶乃汰,克應于成,誠盛舉哉。雖然天道或數十年而變;人事每十年而易,后之共斯土者,因時而增損之,則是編其嚆矢也夫!

  咸豐三年秋,九月重陽前三日。前任直隸永清縣知縣、邑人陳昆謹撰。

  第三節  道光未刊《開縣志》序

  清·邑令  魏煜

  志者,史之一體,通天地人謂之儒,兼才學識而作史,談何容易。然一縣之中,典實無多,風物人民,耳目所及。煜述開縣志,所謂不賢者識其小者耳。然集州縣志為省志,集省志為一統志。天之詔儒臣修葺方乘,未堂非嚆矢之一助。愿志乘一道,濫于觴禹貢職方,而盛于班固,后來志家云起,何止汗牛,大要有二弊,何也?鋪張與假借而已。楊雄玉樹青蔥,相如盧桔夏熟,侈言無驗,大沖所嘰。志家鋪張似之一陵墓也,孟子稱舜卒鳴條,在今解州,而零陵九疑,舜陵在焉;韓昌黎作黃陵廟碑,力辯其無南巡事。一山川也,赤壁有五,爭言鏖兵之地;涂山有四,竟趨玉帛之會。一人物也,山東人與蜀人爭李白,往往不能勝;而潼川、綿州爭祀王褒,是蜀人又自爭于門內。若斯之類,靡能殫記,殆作俑者之芻靈也,誰能以口舌破其積習哉。

  道光八年,煜捧檄權開篆,咨于故實,蕩然無存。乾隆十年,縣令胡邦盛縣志一編,卷不盈半寸,殊多遺漏。蓋以開地處巴陬,自明季迄國初,兵火數十年,故家流風無噍類,招來安集,多新徒之民,未由征問,制作未備,藏書無人,胡君所無可如何者。顧去今八十余年,其中所見所聞,所傳聞正多故事,不及此時,匯集為書,資為考信,將有生長此邦,而味于耳目之前者,遂乃審加搜訪,自星野、地理、建置、賦役、學校、武功、官師、人物,說異為八志,各以子目附之。邑人沈君廷輝早心乎此,出所藏舊稿為證,因編為若干集。會聞石麟士孝廉,在萬縣羅仁屯明府幕,煜素知其多聞好古,聘之來主其事,甫開局,而煜補官冕寧,卸篆矣。今年八月,蓋局諸紳以其稿裝函郵寄來冕。冕政簡多暇,重加厘正,序往付梓。夫人莫不自重其鄉里,牧令亦莫不自美其所治,而煜于此編,力去鋪張假借,一歸于詳實,或可備車酉軒之采焉。至其文詞淺俗,則庾信賦云,陸士衡聞而撫掌,是所甘心。張平子見而陋之,固其宜矣。煜與在事諸君均不免子不云乎,“為之猶賢乎已”。

  冕寧縣知縣,前署開縣事,蔚州魏煜謹序。

 

我要報料(投稿)

相關新聞

最新評論

評論聲明:
1、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2、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3、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4、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5、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站點地圖 - 版權說明
版權所有 (C) 2010 漢豐網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備10018461號
体彩福建36选7第18076期 网上赚钱软件哪个好 4人麻将游戏单机版 今天买什么生肖中才能中奖 广西风采双彩走势图 网赚联盟有哪些 赵丽颖代言的领先团队 一个人翻麻将牌玩法 添加微信平台捕鱼游戏 黑桃棋牌输钱经历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5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号码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澳门特选六肖六码 二人麻将需要几张牌 王中王精选全年三十码 欢乐棋牌斗地主